一隻企。鵝

【邱喬】與你攜手到老(上)

*《全職高手》衍生同人,BL向,CP:邱非x喬一帆
*七夕賀文,但切了個上下集(應該不會變上中下……大概),這裡是上集
*私設:
   (1)沐橙在十四賽季結束後退役
   (2)方銳已退下副隊長的職務轉為輪替選手,預計十五賽季結束後退役
   (3)新任正副隊是喬隊&安副隊
   (4)十四賽季總決賽,興欣vs嘉世,興欣勝
*以上私設.................基本上沒怎麼用到,就是設定爽的(#
*邱喬這麼萌,不來一發嗎?
*邱喬推廣委員會歡迎您(沒這東西
*求大家一起來萌邱喬T.T




  在一個風光明媚的早晨裡,一名黑髮青年倒在沙發上,將整個身體都陷了進去,抬起左手向著天花板的燈源,有些失神地看著無名指上的銀戒。

  「一帆?」另一名青年從廚房走出來後便看到眼前這景象,「怎麼了嗎?」

  這一名青年將冰箱裡拿出來的兩個日式三明治放在客廳桌上,又回頭去取了兩只馬克杯出來,分別添進了牛奶和柳橙汁,並將裝了個八分滿的柳橙汁遞到那名被喚作「一帆」的男子面前。

  「謝謝你,邱非。」報以一個清澈如水的微笑,喬一帆坐起身並接過杯子,小啜了幾口後卻又放下了,繼續愣愣地盯著手上的戒指看。

  邱非看見他的動作也放下手中的牛奶,坐到喬一帆身旁伸手覆上對方的額頭,問道:「不舒服?」

  盯著邱非的臉猛瞧了一會,喬一帆總算是回過神,雙手環抱住邱非的腰且帶著些撒嬌的意味往他的肩窩裡蹭了蹭,「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那一天的事。」

  喬一帆口中的「那一天」便是第十五賽季總決賽結束的當天,也是嘉世由邱非接手隊長後第一次獲得總冠軍的日子。

  但對他們來說,「那一天」還有著另一個重要意義--在那一天,他們為彼此戴上婚戒並許下永不分離的承諾。




  第十五賽季最後晉級總冠軍賽的是興欣與嘉世,經過好一番較勁後是由邱非率領的嘉世獲得最後勝利,而兩人事前便約好在記者會結束後碰面,依照慣例,獲勝隊伍的記者會是接在敗北隊伍之後才舉辦的,所以喬一帆現在正百般無聊地踢著路邊的小石子等待邱非。

  而喬一帆等到的是風風火火趕來的邱非在他面前踩了個緊急煞車後便曳著他死命地往外跑,口中還不停地叨念著「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趕上」、「他們也太會拖時間了吧」之類的話語。

  「邱、邱非?等等!我們、我們這是要去哪呀?诶诶,慢、慢點啊!」「等等你就知道了!先跟我來!」聽見邱非語調中帶著難得如此明顯的興奮,喬一帆也就乖乖閉上嘴跟在後頭跑(實際上是擔心再開口說話會咬到自己舌頭)。

  他們沿路邊跑邊招車,總算招來了輛出租車,剛上車連氣都還沒緩過來邱非就急忙對著司機大喊:「去蕭山機場!請開快一點!」

  「好咧!」司機大哥隨口應了聲後將油門狠狠踩下,速度飆升之快讓喬一帆差點誤會他正坐在一輛法拉力裡而不是一輛出租車。

  「我說,邱非,我們去機場是要做什麼啊?」總算停止喘氣的喬一帆有些虛脫的椅在座椅上問道,果然宅男的體力真不是蓋的,跑了這麼一小段路便氣喘吁吁。

  「嗯?去機場當然是搭飛機啊!」邱非一臉正經地回答他,但任誰也聽得出來這個回答有多麼的敷衍了事。

  「我是說,我們要搭去哪?你沒跟我說要搭機,我什麼東西都沒有準備,等等不能上飛機怎麼辦?」喬一帆有些小抱怨,但實際上能讓一直以來對人際關係小心翼翼的他這麼直白地抱怨的人其實不多,而邱非便是那其中之一也是裡頭最特別的一個。

  邱非瞄了眼專注開車的司機,確定他應該不會突然轉過頭後悄悄地將自己的手搭上喬一帆的手,湊在對方耳邊輕聲開口,「帶你去荷蘭度假,護照之類的東西我已經托人拿去了,他現在正在機場等我們。」

  喬一帆被貼在耳邊的氣息弄得很癢,迅速離開邱非的身邊,極盡所有可能將自己擠到車子的最角落,而邱非則是看著那雙泛紅的耳尖,若無其事地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如果忽略那微微上揚的嘴角的話。

  原本喬一帆是想再繼續追問邱非的,不過考慮到雙方都剛結束一場激烈的比賽,想必對方也是很疲憊的,而且看邱非的樣子,再問下去大概也問不出什麼還可能遭受像方才一樣的性騷擾行為,索性選擇閉上眼小小地休憩一下不再過問。

  在司機飛快的車速下,兩人很快地就到了蕭山機場,付完錢向司機道個謝,下車後喬一帆的頭頂被一只大手覆蓋,有些熟悉又久違的淡淡菸味飄散四周。

  「葉修前輩?你怎麼在這?」喬一帆驚訝地問,畢竟前幾天老闆娘打電話過去詢問葉修有沒有打算來杭州看總決賽時得到了拒絕的回應,說是有其他事情要辦。

  葉修抬起下巴指向邱非的方向並說道:「和沐橙來辦事情的。」這時喬一帆才發現站在葉修後方的蘇沐橙以及原來邱非所委託的人就是眼前的二位這件事。

  「好了,走吧走吧!再不走就要趕不上飛機了!」蘇沐橙左挽右勾地站在兩個後輩中間,帶著兩人往機場裡走,葉修只得一個人孤零零地在跟後頭負責拖行李。

  由於兩位前輩已經先行把前置手續處理完了,所以喬一帆和邱非抵達之後很快就能坐上飛機等待起飛。

  對於邱非什麼都不說就把他帶到這兒甚至還瞞著他讓前輩乘著比賽的時候去搜他的宿舍拿護照和隨身用品的作為,喬一帆感到有些惱怒,賭氣似地在坐上椅子的瞬間便轉過身背對邱非,打算整趟飛行都不開口和對方說話。

  看著喬一帆的動作,邱非知道自己把對方惹火了,但這一切都是為了給他一個驚喜,只好無奈地笑了下,向空姐要條毯子,仔細地替他蓋上,動作輕柔得像是在保護著世界級的珍寶,對邱非來說也確實如此,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喬一帆是他這一輩子最最珍視且獨一無二的寶物,任誰也不能從他手中奪走他、傷害他,他曾暗自發過誓,要牽著他的手、保護著他,直到終老。

  而現在,他們正前往荷蘭,為的就是向喬一帆、向全世界宣告這個誓言。






--TBC


※葉修表示:閃瞎我狗眼!
※兒子跟媳婦(女兒跟女婿)都是自己帶出來的,葉神開心不?(葉:
※原本只想寫一篇的結果不小心來不及了,只好切個上下集待我過幾天來補完T.T
※祝大家七夕快樂!

评论(1)
热度(16)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