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喬一帆中心向】果然最喜歡興欣了!

*《全職高手》衍生同人,喬一帆中心向。

*一帆小天使生日快樂嗚嗚嗚!!!媽(?)永遠愛你!!!


  第十四賽季,由喬一帆喬隊長所帶領的興欣戰隊打敗由高英杰高隊長所率領的微草戰隊,奪下季後賽冠軍。


  站在頒獎台上,喬一帆還覺得有些恍惚,直到接過獎杯、被隊員們圍繞著歡呼慶祝,他也還未脫離那個狀態。


  「小喬,還好嗎?是最後那波爆發太累了嗎?太累了的話等等的記者會就我跟小安還有方銳去就好,你好好休息一下吧!」陳果注意到了喬一帆的異狀,即使經過這麼些日子,這位老闆娘跟戰隊隊員們的關係仍是好得不像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無論是第十賽季的元老隊員們亦或是後來新加入的生面孔們,興欣的氛圍像是一個大家庭,一點也沒有那些商業化後的人情疏離感,這也就是為何興欣的轉會率一直都是全聯盟最低的原因。


  「我沒事的,謝謝陳姐關心。」喬一帆謝過老闆娘的好意,起身倒了杯水給自己。

這是喬一帆接任隊長後的第一個賽季,也是他接任隊長後的第一個冠軍,是他第一次成為眾人的中心,被簇擁著、被注視著、被讚美著,這是他過去從沒想過的,是呀,誰能想得到當年那個被全微草忽視的小透明刺客而今會站在榮耀舞臺的最頂端接受勝利女神的加冕。


  時間差不多了,他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和站在門口等待的室友與現任副隊一同前往記者會會場。


  整個賽季下來,喬一帆已經能對記者們的問題應對自如,無論有何等尖酸、何等苛刻,更何況他們今天還是勝利方,問題大多也不太尖銳,不過總有無聊的記者對於喬一帆與微草的關係樂此不疲的發問,即便這些年喬一帆總以相同的答案回答他們。


  「我很感謝微草當初對我的栽培之恩,但我不適合微草,微草也不需要我,僅此而已。微草跟其他戰隊一樣,皆是可敬的對手,對戰微草,我們會全力以赴。」


  記者從來無法從這位溫文儒雅的隊長身上挖出任何一點火藥味,像是大海或是大湖,丟下一顆石頭只能看見陣陣漣漪漸平,卻無法興起巨浪。


  但記者今天顯然對於這個話題不那麼熱情,因為有另一件消息對他們有更大的吸引力——現任副隊長方銳要退役了。


  但猥瑣如方銳,即使要退役了仍是畫風依舊,要從他口中扯出一點正經真是難上加難,於是方銳在他職業生涯中的最後一天就這麼跟記者們扯皮著畫下句點。


  新任副隊是安文逸,當初的短板牧師,而今雖稱不上是聯盟第一奶,但也算得上是聯盟裡頂尖的牧師了。


  記者會時喬一帆還是有點不在狀態內,好在今天問題幾乎都落在新舊副隊上,他也樂得清閒。



  記者會結束後,一群人聚集在陳果在H市某知名飯店租的小廳,舉辦冠軍慶祝會兼方銳送別會兼安文逸上任慶祝會,喬一帆在宴會一開始的時候舉者酒杯說了幾句勉勵的話、敬酒,便下台窩在角落的沙發裡,一邊看著一群人在那裡鬧騰一邊發呆。


  「喬隊呀,一個人坐在這裡做什麼呢?拿冠軍不開心?」葉修拿了杯柳橙汁過來,一屁股坐到喬一帆身邊,在這特別的日子,已經退役的葉修、魏琛和蘇沐橙也特地排開其他事跑來。


  「前輩,好久不見了。」喬一帆給了葉修一個淡淡的笑容,喝口手中的啤酒,苦澀的味道似乎拉回他的些許思緒。


  「......前輩。」

  「嗯?」


  喬一帆頓了兩秒才繼續開口,「我還是覺得好不真實,像我這種人居然、」


  「什麼叫做“像你這種人”?」葉修強制打斷喬一帆的技能,「小喬,我說過了,別老把自己想得那麼差,你有能力,你能做到,不然你現在就不會在這了,對自己有點自信啊,一帆。」


  葉修此時的眼神裡少了平時的慵懶,多了幾分厲色,「相信我唄!哥的的眼光向來不會錯的。」


  「......嗯。」


  「好啦!我去找點心大大跟小安肺腑一下,別太鑽牛角尖了,嗯?」葉修說完也不等對方回答,拍拍小後輩的肩膀便起身離開了,他相信他能自己找到出口的。


  看著步步離開的前輩的背影,微駝著的背、懶散的步伐,一如四年前離開時的模樣,喬一帆笑了,嘴角微微的上揚,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想起了第一次看見榮耀時,大樓外的電視牆上正不斷重映著一葉之秋擊殺大漠孤煙的畫面。


  「一葉之秋真是太牛逼啦!剛剛最後那一擊真的超級帥的!全榮耀最強最帥!」

  「你吵死啦!一帆也是這麼覺得,嗯?」

  「嗯。」

  「一帆你怎麼可以站在邪惡的一方!真是太太太、太過份啦!我們的兄弟情誼呢?」

  「我是說我也覺得一葉之秋挺帥的,你說這遊戲叫什麼來著?」



  想起了自己努力存錢買的第一張帳號卡和刷卡機。


  「老闆我要買一張榮耀的帳號卡和刷卡機!」

  「好咧!怎麼最近大家都在買這個呀?這遊戲不是挺難的嗎?」

  「是呀,但也挺有趣的!」



  想起了第一次在競技場打勝仗的喜悅。


  『榮耀!』

  「靠!不行,再來一盤!」

  「一帆你挺行的嘛!才玩沒幾天而已。」



  想起了當初中草堂的人向自己發送邀請。


  「小兄弟,你技術挺不錯的!有沒有興趣來中草堂呀?」



  想起了第一天來到微草訓練營自己緊張得連聲音都在抖。


  「那、那個,我是喬、喬一帆!」

  「用不著這麼緊張,放鬆點,歡迎加入微草!」



  想起了第一次和坐在隔壁的高英杰搭上話的場景。


  「那個……我、我是高英杰……那個……」

  「你好,我是喬一帆!今後請多多指教!」

  「嗯,請多多指教!」



  想起了和高英杰一起被選入微草戰隊時的興奮不已。


  「周燁柏、肖云、柳非、高英杰、喬一帆,以上五名訓練生錄取戰隊資格。」

  「一帆!我們做到了!我們做到了!」

  「對呀!英杰,我們做到了!」

  「一起加油!」

  「嗯,一起加油!」



  想起了自己日漸落後的訓練。


  「一帆,你過來一下。」

  「是,隊長!」

  「一帆,你已經連續兩周的周排名在各項都墊底了,如果再不想想辦法你跟其他人的差距會越來越大的。」

  「我知道了隊長!」

  「加油吧!」

  「是!」



  想起了天天幫忙跑飲水機倒水的點點滴滴。


  「一帆,幫我倒水!」

  「我也喝完了,順便幫我倒唄!」

  「追加一份~」

  「呃……一帆,我需要去幫你嗎?」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想起了自己操作著灰月跟著微草的隊員們被君莫笑在競技場裡打得落花流水。


  「好了,下一個。」



  想起了葉修前輩用懶懶的嗓音說著自己應該試試鬼劍士。


  「刺客這個職業發揮不了你的潛能。」

  「啊?潛能?」

  「試試鬼劍士吧!輔助隊友為主的,主修鬼陣的陣鬼。」



  想起了每天用一寸灰在網遊裡跟著君莫笑闖蕩的日子。


  「前輩,我是喬一帆,微草戰隊的那個刺客灰月。」

  「哦,是你啊!」

  「嗯,我想試試陣鬼。」



  想起了第八賽季全明星賽向李軒挑戰後失敗在通道裡遇到葉修的時候。


  「葉秋大神! !」

  「不用質疑自己的才能。」

  「但你也別以為現在就能讓人眼前一亮立刻招你入隊。有潛質的人很多,但想被職業隊看中,起碼得有些實質。陣鬼的話,你還差得遠。不過你還年輕,有得是時間繼續磨練,繼續等待機會。才一個月,就想挑戰第一陣鬼?榮耀沒你想得那麼簡單。」

  

  

  想起了自己離開微草時高英杰臉上的擔憂及自己內心的平靜。


  「你……有什麼打算?」

  「我阿?」

  「先找個網吧去看看。」

  「網吧?」



  想起了隻身前往H市、初次來到興欣網吧。


  「前輩。」

  「哈,這位也算是你的前輩了,魏琛,聽說過沒有?」

  「包子,寒煙柔。你在遊戲裡都認識的哈。」

  「這位,就是我們的老闆了。」



  想起了訓練室裡總是散不去的菸味。


  「葉修!魏琛!我說過幾遍了讓你們別在訓練室裡偷抽菸!」

  「老闆娘息怒啊!」

  「老闆娘饒命啊!」



  想起了沐姐在挑戰賽時含著淚走向興欣的選手坐席。


  「和嘉世的緣分,到此為止了。」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好……」



  想起了葉修打出“在保席的基礎上,力爭總冠軍”的口號。


  「哈哈,那我們也在保席的基礎上,力爭總冠軍吧!」

  「附議!」

  「附議+1!」



  想起了常規賽第一場就被輪迴打了個十比零。


  「首回合比賽就被橫掃,您現在是什麼心情?」

  「歷屆聯賽的新隊上來被冠軍橫掃並不少見吧?我們興欣向來低調。所以就和大家一樣了。」



  想起了和隊裡年紀相仿的隊友們窩在一起復盤、討論、甚至創出了新打法。


  「這根本不是一寸灰,而只是兩個鬼陣在爆散時的魔神光影瞬時形成的一個輪廓而已。」

  「啊……這個,是我無意間發現的。」

  「你有意製造的!」

  「嗯……我試著練了練,還好有羅輯幫我計算了當中的一些東西。」

  「一點點而已。」

  「了不起!」



  想起了與昔日好友站在同一個戰場上卻不是並肩作戰而是相殺,而自己也終於贏過對方。


  「我們終於有機會一起站在場上了。」

  「是的。」

  「不過好遺憾,居然是對手。」

  「加油,全力以赴。」

  「我會的。」



  想起了葉修前輩為了鼓舞大家而剪輯了毫無戰鬥利用價值卻無比帥氣的影片給每個隊員。


  「不錯吧?」

  「這就是你昨晚做的?」

  「對呀!」

  「很精彩吧?」



  想起了第一次獲得冠軍時內心裡的澎湃。


  『榮耀!』

  「了不起!真的了不起!」

  「用詞貧乏了點啊!」

  「你最了不起!」



  想起了差點被葉修隊長摔落的獎杯。


  「第十賽季,總冠軍,興欣戰隊!!」

  「啊!!」

  「 我說,你就算有很多不稀罕了,也不要扔啊,我可還没有呢! 」

  「就是就是。」



  想起了葉修告訴大家他該回家了。


  「該回家了。」

  「永遠歡迎你隨時再回來。」



  想起了得知他成為國家隊領隊時的雀躍。


  「葉、葉修前輩是國家隊領隊!!!」

  「葉修?!」

  「我操!那個老不羞的!!」

  「隊……葉前輩不是說要退役回家了?」

  「我打給沐沐問問!」



  想起了少了他的興欣依舊向前,直到現在。


  「興欣就交給妳了,沐橙。」

  「一帆,之後興欣就交給你了!」




  一路這麼過來了,最苦最難熬的都已經過去了,那還有什麼好不相信的呢?


  喬一帆感慨自己還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都已經當上隊長了還這麼依賴前輩指點,得振作一點啊!


  拎起杯子,喬一帆給自己倒了杯滿滿的啤酒,走向正在跟葉修互噴垃圾話聯繫感情的方銳和在一旁觀戰的安文逸,看見自家小隊長過來了,方銳笑嘻嘻的竄過去勾住喬一帆的脖子、搭上安文逸的肩。


  「好咧!興欣的未來就交給你們這兩個小年輕啦!」

  「是呀!方大大老了不中用嘍!」

  「你可沒資格說我啊,葉前輩!」


  很多事情是時過境遷,但有些事是永遠不會變的,像是葉修的榮耀,像是興欣會一直走下去。


  「方銳前輩,安副隊,我敬你們!」

  「興欣交給喬隊,我放心!」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喬隊。」


  敬過兩人之後喬一帆放下手中的杯子,從旁邊桌上的一盤雞尾酒又取了一杯出來,「葉修前輩,這杯敬你,也敬榮耀!」


  「一帆,酒混著喝容易醉啊!」

  「人家可不像你啊,一杯倒大大。」


  葉修笑了下,不再理會方銳,晃了晃杯中的液體,「那我就以橙汁代酒了,敬喬隊,也敬冠軍,cheers!」


  待兩人皆飲盡杯中物後,方銳忽地大聲嚷嚷:「冠軍!敬冠軍!」


  「敬冠軍!」

  「冠軍冠軍!我們是冠軍!」

  「敬冠軍!敬葉不修給興欣帶來第一個冠軍、敬蘇妹子給興欣帶來第二個冠軍、敬小喬隊長給興欣帶來第三個冠軍!快快快,當過隊長的今天一個都別想跑!」

  「嘿,老夫今天可不會手下留情啊!喝!通通都喝!那邊那個葉修,放下手中的柳橙汁!今天沒灌你一桶酒老夫是不會放過你的!」


  喬一帆也不記得當時自己到底被灌了多少酒,只依稀有些許印象最後是全程幾乎都躲在角落嗑瓜子沒喝酒的莫凡打電話叫士把喝得爛醉的一行人載回去的。


  啊啊,果然最喜歡興欣了!




*我寫完啦啦啦啦啦!!!!!!!!!!

*對不起,小廢物如我拖到最後才寫完嗚嗚TTTTTTT霸託看在我這次字數很多的份上就原諒我吧TTTTTTTTTTT


评论(1)
热度(26)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