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寫手四題

*一題一CP,CP有邱喬、韓葉、傘修、喬高喬。

*甜的都給一帆,虐的都給葉修(#

*輕薄短小。






1.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邱喬]


  H市的雨說下就下,原本預計要出遊的兩人也只得折回邱非的公寓避雨。

  「邱非你先去擦一下頭髮吧?廚房借我一下,我弄杯蜂蜜水給你。」

  「……」

  「邱非?」

  「我一直覺得這個家少了點什麼,但我想我已經找到了。」

  「是什麼?」

  「一個可以每天替我泡蜂蜜水的人,像是,你。」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韓葉]


  「別在家裡抽菸。」

  「都最後一根了,老韓你就忍忍唄!」

  而這最後一根似乎燃得特別慢,緩緩吐出最後一團白煙,葉修捻熄了菸頭,把鑰匙放在桌上。

  「好了,我走了,老韓你自個兒保重哈!」

  「……」


  葉修未來的十年大概還會有榮耀,但不會再有「韓文清」三個字的存在;對韓文清來說,亦然。




3.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字眼。[傘修]


  「大伯大伯,你的抽屜裡怎麼會有這麼多信呀?」

  「噢,那些是大伯寫給別人的信呀!」

  葉修摸摸小姪女的頭,小女娃兒眨眨眼,有些困惑地問:「那大伯你為什麼不寄出去呢?寄給這個叫作蘇沐秋的人。」

  「寄出去他也收不到啦!既然他收不到那大伯又為什麼要寄呢?」

  小女孩撇撇嘴,似乎不怎麼滿意葉修的回答,但也不再說什麼,只是一直把這信的是惦記在心上。


  這一惦記,就惦記了十幾年,當年的女娃已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於此同時,葉修被診斷出肺癌第一期,要開刀住院一週,少女此刻莫名的想起了那些信的事,於是她做了個決定。

  她趁著葉修住院不在家的時候,偷偷潛入他的房間,拉開那不曾上鎖的櫃子,帶走那些信,隻身前往H市,前往信件上的收信人地址。


  「哦……司機,你確定是這裡?」

  「你自己去看門牌號,不就是這裡嗎?南山公墓。」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見」、「歡迎回來」、「記得當年」等字眼。[喬高喬]


  掃帚與利刃交鋒,眼前的鬼劍士陌生得很,但其背後的那人卻是一年前曾共住一間寢室的最熟悉的好友。

  一年過去,他有所成長,他卻變得更多。


  「「雖然是敵手,但總算是跟你站上了同個舞台了,這一年來,你過得好嗎?一帆/英杰。」」

评论
热度(17)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