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葉修把拔與三個小戰(奶)法(娃)

*這是一個葉修把拔養三奶娃的故事,不過邱非的戲份很很很很很少<<

*靈感來自於上次在公車上看到的媽媽&小兄妹+在嬰兒車裡的最小的妹妹

*唐柔六歲、孫翔四歲、邱非一歲。

*憋問我孩子的媽or另一個爹在哪,我只能說我就是親媽!(拍胸

*公車上的位置我不會描述,直接上圖啦


孫翔是坐在綠箭頭那個位置、唐柔是紫箭頭靠門那個、葉修站在兩者之間的那個椅子前、邱非的嬰兒車在唐柔面前

正文下面走起↓






  孫翔坐在“king size”的公車座椅上,極其不滿地瞪著站在一旁拉著邱非的嬰兒車的葉修。


  「葉修!過來跟我坐!跟我坐!」孫翔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往窗邊擠,又拍拍椅子意示對方自己已經把空位挪出來了。


  「都說了要叫我爸爸……」,葉修無奈,這孩子自從在幼稚園裡認識了一個叫唐昊的孩子之後就開始直呼自己的名字還整天嚷著要以下剋上,弄得葉修頭痛不已……但再怎麼樣也不比現在的情況更難纏了,葉修看著坐在旁邊座椅上緊拉住自己左手的唐柔,開始有些懊悔當初為什麼要生這麼多熊孩子來虐待自己。


  「柔柔呀--」「不行!把拔上次已經說好今天要跟我坐了!不能跟翔翔坐!」


  看著孫翔雖倔著一張臉但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再看看唐柔鼓著臉的模樣,葉修實在頭疼,這兩個孩子也不知道遺傳到誰,性格一般倔,若真要跟其中一個坐的話另一個肯定沒辦法太簡單就安撫下來。


  「不然我們來猜拳!」就在葉修還在苦思解決方法時,唐柔就搶先發言了。


  嘖嘖,這孩子心可真髒啊!果然是我親生的!葉修在心裡想道。


  傻呼呼的孫翔顯然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掉到姊姊的陷阱裡了,「好!三戰兩勝!我贏了的話,把拔、葉修就要跟我坐!」


  唐柔露出一抹看似純良但實際上是“計畫通り”的微笑應下來了。


  「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


  孫翔癟著嘴看著自己肉呼呼的拳頭,淚眼汪汪地望向笑得燦爛的唐柔。


  「嘻嘻,我已經贏兩局了!所以把拔要跟我坐!」看著葉修在自己身旁坐下,唐柔開心地抱住爸爸的手臂,昂著小下巴驕傲地說:「我就知道翔翔、翔翔他只會出石頭!所以、所以我只要出布就贏啦!」


  「是是,我們家柔柔最厲害了!……诶诶!孫小翔你別哭啊!」


  葉修手速一飆、長手一伸,成功把濕紙巾糊上孫翔的臉,捏捏他的小鼻子讓他把鼻涕擤出來。


  「不、不管!每次把拔都跟姊接坐!再比一次,這次要輸、輸的才能跟葉修坐!五盤喔!」孫翔揉揉仍不斷分泌鼻涕的小鼻子,決定再次挑戰姊姊。


  「好啊!但這次比完之後就不可以再反悔了喔!」已全然掌握弟弟拳路的唐柔興然接受挑戰。



  孫翔果不其然地又輸了賭注,唐柔開心地舉著剪刀手向孫翔說道:「我又贏啦!所以把拔要跟我坐!剛剛已經說好了,你不能、不能反悔喔!」


  可這倔強地小傢伙哪肯服輸,嚷嚷著要再比一次,唐柔卻以再比下去就算比到一百盤孫翔也不會罷休為由,拉著葉修不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好啦,翔翔我們男子漢大丈夫要說話算話呀!今天把拔就先跟姊接坐好不好?」葉修被拉著袖子起不了身,只能口頭上安撫。


  可這顯然沒有用,孫翔的洪亮地哭聲鋪天漫地地傳遍全車,有些人已經投來不滿地目光了,葉修無奈之下只好背棄唐柔換到孫翔身邊坐下,把那鬧騰的小伙子攬進懷裡拍背安撫。


  這回換唐柔皺起眉了,但顯然這位小姊姊理智得多,並沒有像孫翔一樣哭了起來只是小聲地嘟囔:「翔翔每次都這樣,都說話不算話,我以後都不要跟翔翔坐了。」


  葉修只能用眼神表達歉意,唐柔哼哼了兩聲不與理會,拉著嬰兒車的車緣,對著小邱非繼續抱怨:「把拔也是壞人,每次只要翔翔哭他就跟翔翔坐,我們以後不要跟他們坐了!以後非非跟姊接坐好不好?姐接只跟非非坐喔!」


  邱非也不曉得到底聽不聽得懂(聽不懂的可能性還是大一點),眨眨眼大聲地回了姊姊一聲「哒!」


  哎,到底什麼時候到站呢?葉修深深地覺得被捲進修羅場--而且還是小孩子的修羅場,實在是一件累死人不償命的事。




  所以說,當初為什麼要生這麼多個呢?葉修大大。





*嗚嗚嗚小孩子真可愛但我一點也不想生所以只好請葉修大大代勞嘍(葉:……

评论
热度(12)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