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乔一帆生日倒计时7日】【乔卢乔】马麻我的耳朵怀孕了!

*卢瀚文&乔一帆,卢乔/乔卢无差,原作向

*魔性如我又来啦!叫我冷到南极的女人【。

*下一棒, @纵酒狂歌 !



  卢瀚文大抵也没想过自己会就这么栽了,栽在一个看似不怎么起眼的那个阵鬼身上──而且还是一见钟情,不,应该说是一闻钟情。


  第八赛季结束后的夏休,尚未正式登上职业选手名册里的他跟着蓝河和蓝溪阁公会的其他人们在网游里四处嬉游,这里刷个副本、那里抢个BOSS,玩得不亦乐乎,但也无可避免的遇上了终极大BOSS叶修和兴欣众人,自从红带嘉纳的那次初遇后,卢瀚文便时常打着复仇的名义跑去找叶修要求PK,对此叶修倒是挺喜闻乐见的,要么连哄带骗的把人拖来一起刷副本,要么让唐柔、乔一帆等人跟卢瀚文PK练练手,于是,在某个风光明媚的下午,剑客流云和鬼剑士一寸灰在竞技场里刀光剑影,小剑客的声音听起来却是有点蔫。

  「真是的,我明明是来找叶秋前辈PK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阿?对了,一寸灰你也是下赛季要跟着叶秋前辈去打挑战赛的吗?呐呐、一寸灰你怎么都不说话呀?说句话来听听嘛不然都只有我在讲好无聊的哇!」卢瀚文嘴上不停,手上的操作也不停,在双重的骚扰下只见一寸灰头上冒出一个“等”的文字泡对方便停下动作了,卢瀚文也只好停止攻击,眨巴着眼等人家回来,所幸也不过是几秒钟时间的功夫便回来了,并没有让他等太久。

  「喂?」乔一帆试探性的出声,「抱歉,因为平常都习惯打字不太常开语音所以麦克风没有接上,这样有声音吧?」

  『天!啦!噜!马麻这人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好!听! ! ! 』卢瀚文从那第一声「喂」开始便在内心里开始猛烈地刷起了小弹幕、为对方的声音疯狂地嚎叫着,而屏幕中的小剑客还停留在原地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让乔一帆有些困惑,「流云?你还在吗?」

  「我、我还在!」听见对方的叫唤声,卢瀚文赶紧回过神来答话,但刚答完话他又再度陷入无可自拔地刷弹幕的状态了,『天啊他刚刚叫我流云了! 』、『呜呜呜,声音真好听』、『嗷!我觉得我耳朵怀!孕!了! 』等等的字幕满天飞,乔一帆看着仍是动也不动的流云继续困惑着,殊不知自己的音弹已经化作僵直弹击中对方真人了。

  「流云?流云?」乔一帆努力地试图将对手呼唤回来,而在传来一阵杂音之后卢瀚文也确实是终于反应过来了。

  「抱、抱歉,刚刚有点走神了,我、我们继续吧?」卢瀚文想自己大概暂时都无法顺畅地说话了吧,他揉揉自己发烫的双颊,一个三段斩再次开始了这场厮杀。


  之后的PK静得出奇,身为姑且能说是黄少天亲传弟子的卢瀚文理所当然地也继承到一些“嘴上功夫”,照理说该是开起话题的那一方,可是他现在处于听见对方的声音大概就要手抖一次的状况,而且恐怕一开口就得结巴个好几回,这下子实在是不太愿意主动开口;而乔一帆这边呢,以前在微草就已经习惯了训练时不说话的原则,即便到了兴欣后天天在网游里混迹,也都以听令为主并不怎么需要他开口,于是此时他也仅是静静地操作着一寸灰直到倒下的那一刻。

  「输了呢。」乔一帆摸摸鼻子,但并不怎么气馁,本来阵鬼就不是适合单挑的职业,再加上对手也不是普通玩家而是蓝雨战队的新星,输掉早已是预料中的事,倒是卢瀚文有些心急,操作着流云围着一寸灰的尸体绕圈,一边吱吱喳喳的说着话,「啊啊一寸灰你别难过喔,阵鬼本来就不擅长单挑嘛,我又这么强,这次地图还对我有利,所以输了也没关系的!而且从PK中我发现一寸灰你很强的喔!别伤心、别难过!」

  「……」这到底该算是安慰还是委婉的垃圾话?乔一帆一时间感到无语,而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流云你后半场的PK怎么都不说话了?」

  「哦…」被这么一问,方才还啾啾啾叫得很欢的小麻雀卢瀚文顿时又支吾了起来,「没、没什么啦…对了,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话一出口,卢瀚文感到一阵忐忑,他有些担心自己这样是否唐突了,却又极其希望能得到答案,他忍不住屏住呼吸,眼珠子直直盯着画面上的一寸灰看。

  「我叫乔一帆,你呢?」乔一帆这边并不知道卢瀚文心里的那些小纠结,很是爽快的就报出自己的大名,且理所当然地回问对方──这才是卢瀚文的真正目的。

  「我叫做卢瀚文!一帆哥你直接叫我瀚文就好了!」阳光的少年音透过电波传递有些失真,可那份活力不减,乔一帆听着便轻声笑了出来,「嗯,瀚文,请多多指教。」

  要完,真的要完了。卢瀚文讷讷的回了句请多指教后便又以黄少天找自己为由,飞快地退房下线,而后又盯着电脑桌面良久……

  「啊!!!!!!耳朵都要化了啦!!!」卢瀚文捂住脸小声地惨叫,满脑子都是方才的那声“瀚文”回荡着,余音绕梁、久久不能停止。


  ──马麻,我的耳朵怀孕了该怎么办?



评论(9)
热度(68)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