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邱喬】與你攜手到老(下)

*《全職高手》衍生同人,BL向,CP:邱非x喬一帆

上在這

*把很久以前的坑給填了,不過因為太久了所以......看起來哪兒都很怪,求憋打我(。

*愛邱喬一萬年,喬一帆生日快樂!





  興許是真的累了,喬一帆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睡著,一睡就是近六個鐘頭,醒來的時候飛機已經準備要降落了。

  喬一帆揉揉眼,轉頭看向坐在身旁的邱非,只見他的雙眼注視著前方,略略有些迷茫的感覺--喬一帆知道,這看似憂鬱的模樣其實只是邱非睡沒飽還想睡的表現而已。

  「邱非?」輕聲地向年少的戀人喚了聲,對方聞聲偏過頭來,愣愣的看著他,經過幾秒的對視後邱非總算醒腦了,帶著微微的睏意向喬一帆道聲早。


  下了飛機已是當地時間晚上十點,再加上辦理入境手續、離開機場、找台出租車搭到飯店等,當四人進到飯店房間時都已經是將近凌晨零點的事情了。

  但由於一行人在飛機上已經睡了不少,所以並沒有馬上進入到洗洗睡的步驟,尤其是葉修,在抵達飯店前不是在交通工具上就是在禁菸的公共環境,早就要憋不住了,行李一放下就使出騎士技能--衝鋒,沒兩下就蹭到陽臺去吞雲吐霧、快活一下了。

  這一趟荷蘭行邱非訂了兩間單人房分別給兩位前輩,自己則是和喬一帆同住一間雙人房--有兩張單人床的雙人房,其實原本邱非也想過一起睡張雙人床就好,反正那些不可描述之事也不是沒做過,但終究敗在自己的羞恥心之下,而且依喬一帆的性子,就算真這樣訂下去,估計到最後也會變成一人睡床一人睡沙發。

  而現在兩人坐在邱非那床的床緣,床的主人正細細按著另一床的主人的手、替他做手操,左手按完換右手,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生怕錯漏了什麼,直到做完整套的手操後,輕輕的在對方的掌心獻上一吻作為結束。
  「邱、邱非……」從告白那天開始算起,喬一帆和邱非已經在一起三年整了,但他始終無法習慣戀人那最後一吻,尤其是對方的表情之虔誠,總讓他感到萬分羞躁。


  「嗯?」

  「……沒事,換我幫你做手操吧?」

  「好。」


  看著眼前的男子專注的模樣,邱非冷不防地反握住喬一帆的右手,將五指蹭進他的指縫間,十指交扣,而後貼上自己的左胸。

  「你感覺到了什麼?」邱非問道。

  「呃……心跳?」喬一帆不明所以。

  「不,」邱非搖搖頭,「是除了心跳之外的東西,我愛你,你感覺到了嗎?」


  喬一帆覺得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愛的告白砸得暈頭轉向、整個人都不好了。


  「嗯……我也是,我也愛你,邱非。」過了半晌,喬一帆總算是反應過來了,低著頭,用幾不可聞的音量回答對方。

  看著喬一帆泛紅的耳尖,邱非悄悄地做了個深呼吸,鬆開交扣的手,慢騰騰地從口袋裡拿出一只小小的絨布盒子,在對方訝異的神情下打開它。


  「喬一帆,嫁給我。」

  「……不行。」


  邱非被這個回答弄愣了,不行?怎麼會不行?他看著喬一帆、看著對方靜如湖面的雙眼,他想開口問,卻發不出聲音,像是身遭的空氣全被抽走了,他甚至連呼吸都做不到。

  替邱非將盒子蓋上,喬一帆捧住了邱非的臉,將自己的額頭輕輕靠上對方的額頭,而後開口:「現‧在不行。」

  聽見刻意加重在頭兩個字的語氣,邱非全身顫了一下,只聽得自己身前這人繼續向下說,「現在不行,婚禮上才行。」

  鬆開邱非,喬一帆笑吟吟的看著他,「既然你把我帶來荷蘭,那我也就能猜到你想做什麼,邱隊,你的戰術意圖已經被我識破了!你太大意了!」

  「……」無語凝噎,但至少剛剛彷彿被人掐住的心已經回復正常跳動頻率,邱非心想。


  「你居然敢這樣欺騙我的感情,剛剛快給你嚇死了!」

  「這是復仇,報復你讓前輩們偷偷拿走我的護照還有你未經得我同意就把我帶來荷蘭!」

  「……手操還繼續嗎?」


  手操結束後,兩人先後洗過澡接著各自使用平板和手機上QQ向隊裡報備行蹤和交待夏休的細項,這才算是真正結束了這個賽季。

  有鑑於方才在機上睡了不少,暫時脫下隊長責任的兩隊隊長毫無睡意,決定偎在一起PK爪機遊戲、歪膩了一下,然而過沒多久,喬隊又忍不住了,抓起邱隊的平板開始播放前不久剛結束的總決賽。

  「一帆……」邱非感到萬分無奈,而喬一帆也只是抱歉地嘿嘿笑了兩聲然後蹭在對方的懷裡開始復盤,邱非也只好捨命陪君子了,不過在擂台賽結束後視頻就被平板的主人強制中斷了。

  「該睡了,新郎倌。」他可不想讓明天變成兩隻熊貓的婚禮。

  相互交換一個晚安吻(邱非要求的),兩人皆帶著甜蜜而有些小興奮的心度過這個將改變他們一生的前夜。



  「沐姐……」

  「別緊張了小喬,西裝都要被你抓皺了。」


  替喬一帆整理好衣服,蘇沐橙看著眼前這位興欣現任隊長,已由少年轉變成青年,臉上的稚氣褪去不少,也變得更加英俊挺拔了,但那柔軟的性子始終未變,從他那清澈如水的眼眸裡洩出。

  蘇沐橙輕輕的環抱住喬一帆,她由衷地為兩位後輩找到自己的幸福而感到歡喜與祝福。

  「好了,時間到了,我們走吧!」鬆開可愛的後輩,雙手改成挽住喬一帆的左手,蘇沐橙喜形於色,笑得雙眼都瞇了起來,輕聲在他耳邊說道:「一帆,祝你幸福。」


  而另一邊的葉修剛在教堂外面解決掉最後一根菸,回來便看到小徒兒的雙眼直直地盯著他看。

  「小邱啊,會緊張嗎?難免的,畢竟這可是你的人生大事呀!」葉修走上前拍拍邱非的肩膀以示安撫,卻看見對方小幅度地搖搖頭,做了個深呼吸後開口:「葉修前輩,感謝你所做的一切……」

  「感謝你帶領我闖進榮耀的世界、感謝你教導我有關於榮耀的一切、感謝你那時沒有放棄榮耀並帶著興欣重返這個舞台、感謝你那時候遇到了喬一帆然後把他從微草拉進興欣……」邱非頓了下,接著說「感謝你,讓我有幸能遇見喬一帆、遇見我一生的幸福。」

  葉修聽完這難能可貴的真情流露先是有些怔,然後大笑出聲並使勁揉揉邱非已經梳整過的頭髮直到邱非從他的魔爪下掙脫開來。

  「別謝我,這是你們自己所選擇的未來,只要你們不會後悔就夠了。」邱非看著葉修彎起的嘴角和眼角的魚尾紋,忍住眼眶裡的淚,抱了抱自己的這位人生導師。



  他們的婚禮辦得很簡單,兩個帥氣的新郎、兩個觀眾、兩枚戒指和一個證婚的牧師,日光穿透教堂的彩色玻璃,絢爛的顏色映在木色的地板上,牧師用荷蘭語念出了神聖的誓詞,銀質的戒指套上了彼此的無名指和心,在另外兩人稀薄的掌聲中交換了證明一輩子的託付的吻,他們十指交扣的手會握住彼此,直到白首、直到終老。


  --世間最美好的事,就是與你攜手到老。

评论(2)
热度(24)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