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雙花】回憶相簿

* @双花深夜60分 

*CP:孫哲平X張佳樂

*TAG:回憶

*我來玩了ヽ(✿゚▽゚)ノ(?

*時間點是退役後大孫去提親(*´∀`)

 

 

  身為一個頂天立地鐵鑄的中國男子漢,孫哲平這生從來沒有怕過也從來沒有慫過,可卻在張佳樂的老家門口實實在在慫了一回。

 

  孫爸爸就這樣看著兒子在人家門前對著門鈴紐不斷地抬起手又放下持續了近十分鐘直到--

 

  「碰!」

 

  門板以十足的力道砸在孫哲平的臉上,受害者揉著自己的鼻子疼得直抽氣而加害者卻是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孫哲平,「大孫?來了怎麼不進來呢?」

 

  孫爸爸很不給自家兒子面子地在一旁狂笑,張佳樂覺得更莫名奇妙了。

 

 

  扣除掉一始被門打臉的小插曲外,提親的過程非常地順利,隻身一人把孫哲平拉拔長大地單親孫爸爸非常地健談,下至孫哲平幼時的糗事上至今年世足哪國會是冠軍無所不說無所不談,正好有在關注足球的張爸爸和張佳樂也被帶著開了話匣子,開始了巴西、德國、西班牙的三國鼎立之爭,而被晾在一旁的張媽媽則是領著同樣被晾著的孫哲平走進了書房。

 

  因為張佳樂房裡就有電腦了,所以即便已經來過張家不少次了這還是頭一回進到書房裡,這裡放的書幾乎都是張爸爸的,張爸爸是位大學教授,看著書櫃裡滿當當的研究資料和各式原文資料,孫哲平感到不明覺厲。

 

  「小孫先坐吧,等我拿個東西。」張媽媽拍了拍沙發椅讓孫哲平先坐下,孫哲平其實有點緊張,雖然已經跟張媽媽有過不少接觸了但畢竟一直以來都是和父親兩個人生活的,孫哲平不大知道該如何和這個年紀的女性相處,尤其是像現在這樣單獨二人相處時,他只能盡量地表現乖順。

 

  他看著張媽媽一個個書櫃地找,張媽媽的腰以前開過刀,不大適合長時間彎著腰,他想起身去幫她找書卻被張媽媽按了回去,只好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糾結該把手擺哪兒。

 

  「找到了。」張媽媽笑盈盈地把一本厚重的簿子從書櫃中取出來攤放在孫哲平的面前,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團團的肉包子臉。

 

  這是本相簿,專注於紀錄張佳樂人生各種大小事的相簿。

 

  張媽媽瞧著孫哲平有些發愣的臉,只是笑笑地開始敘說這一張張照片背後的故事,而一切都是從這一張黑白的超聲波照片開始的。

 

  第一次學會走路、第一次換牙、學騎腳踏車摔進了乾草堆、吃草莓蛋糕吃到滿臉奶油、自己做的母親節卡片、第一次穿上小學制服……等等,每一張照片後的故事張媽媽都能鉅細靡遺地講出來,孫哲平也聽得津津有味直到倒數幾張照片--那是第五賽季冬休時拍的照片。

 

  那時正是他的手傷最嚴重的時期,整個百花都在為他傷神,可自己卻是無能為力,他痛恨這種感覺卻無處可發洩,一股悶氣憋在心底到最後卻爆發在與張佳樂的對話中,他們大吵了一架且一發不可收拾,張佳樂拎起包甩下一句「我們都需要冷靜想想」便回家了,孫哲平那時氣得連椅子都給踹壞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張佳樂回家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每一張看上去都很是憔悴,沒對著鏡頭時總是苦著臉,發現鏡頭後也只是扯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孫哲平覺得心開始一陣陣地鈍痛,張媽媽不再繼續說下去,只是隨著孫哲平一頁頁地翻動著相簿直到最後的一張照片--那是不久前他和霸圖一齊拿下冠軍的照片,他哭了,而且還哭得很醜,但卻是讓孫哲平最為喜歡的一張照片。

 

  孫哲平很想說點什麼卻又好像什麼也說不出口,他有些緊張地看向張媽媽,她輕輕地將相簿闔上並交給孫哲平,「這裡有著佳樂過去的所有回憶,你可以選擇繼續增加照片,嫌麻煩也可以不拍,我只希望你能答應我,請替我們繼續陪著佳樂創造更多的好的回憶,好嗎?」

 

  孫哲平重重地點了頭,「我會的……媽。」

 

  「好啦,他們也該是聊完了,我們也下去了吧。」張媽媽佈滿老繭的手放在孫哲平的手背上輕拍幾下後又握住了他,牽著他的手一起走回了客廳。

 

 

  而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久到他已經再也沒有力氣開口說話前,孫哲平仍惦記著那日與張媽媽的約定--他握住老伴的手,含著笑,在一個和煦下午,一齊化作人世間的回憶。

 

*一整個大超時rofl

评论(3)
热度(14)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