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雙花】為你詠唱一世情歌

*  @双花深夜60分 

*CP:孫哲平X張佳樂

*TAG:情歌

*我又來玩了ヽ(✿゚▽゚)ノ(?

 

 

 

 

 

  有目共睹、有耳共聞,張佳樂的歌喉可說是聯盟裡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絕讚絕妙地好聽,音域之廣闊下至男低音上至女低音,搭配假音甚至還能更上一層樓,但凡聽過張佳樂唱歌的人皆不免對這天籟美聲獻上無盡的掌聲。

   因為如此,每每全明星賽後聚會或其他各種理由而成的職業選手聚會,只要有張佳樂的參與到最後必定會演變成卡拉OK大會。

 

   「欸,老孫你怎地又不唱歌?每次看你來都坐在那吃吃吃,來這不就是該唱的麼?」某回職業選手聚餐,眾人們飽暖思淫慾又抱團窩進了KTV包廂內,那時候才第三賽季,孫哲平還沒有因傷退役,他縮在角落的沙發裡嗑著瓜子,方士謙則從一旁神不知鬼不覺地端走了瓜子。

   「搶我瓜子幹嘛呢,方六歲。」
  「哥哥我幫你點好歌了,瓜子留下唱歌去,孫五歲。」

   同為二期生的方、孫二人雖處不同戰隊不同職業卻在某種因緣巧合下成了莫逆之交,互相打起嘴砲來便是怎麼幼稚怎麼來,沒格逼得讓剛唱完歌下場喝水的張歌神直搖頭,「我說您倆吵架能不能吵得成熟一點?用詞有內涵點?」

   「「閉嘴,張三歲。」」

   「……」張佳樂心想這兩人真不愧是二期拉低智商兄弟倆,異口同聲得一點也不含糊。

   「我看孫哲平這傢伙估計也是個音癡唄,還是別出來傷人耳朵了。」葉修抱著一瓶汽水窩在沙發的另一頭,難得地表現出一點悶悶不樂,他剛剛被韓文清以五音不全為由搶了麥,現在正不爽著呢,可其他人都完全同意韓文清的做法,沒辦法,韓文清說得是大實話,他一點也無法反駁,只好在這裡喝悶…汽水。

   「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孫哲平挑眉,俗話說得好,男人激不得。

   孫哲平起身接過方士謙遞過來的麥克風,等著韓文清一曲男子漢結束後接上,可輪到他的時候音樂卻瞬間轉換成粉紅色音調,「……方士謙你給我點“愛的抱抱”是幾個意思?」

   「唉這不是想著你肯定適合這首歌麼?」方士謙的臉部及肢體動作成諂媚狀,坐在旁邊的王杰希不動聲色的向牆邊挪動了一個身格。

   「……」孫哲平最終還是認命了--認命地掐了歌插播一首“曹操”

   「嘖嘖,不帶你這樣的。」方士謙使出鄧不利多搖頭,不過孫哲平當然是沒在理他的。

   前奏結束,孫哲平拿起麥認認真真地唱了,整體來說不怎麼差但也不是說有多令人驚艷,不過至少做到了不跑調不走音。

   「還以為你唱起歌來會像殺豬呢。」方士謙嗑著瓜子,「能唱幹嘛不唱?……呦,不會是害羞吧?」

   「也就比你知恥點。」孫哲平原本的位置已經給張佳樂佔走了,他也沒去搶回來,椅坐在張佳樂身側的沙發扶手上,叼著不知從誰那順回來的魷魚絲開口:「我會的歌不多,現在的歌又老是動不動就談情說愛說分手,情歌那是唱給喜歡的人聽的,哪是你們這些凡人聽得起的。」

   方士謙表示不屑,這麼小清新的孫哲平我才不認識。
   張佳樂表示疑惑,這夥上次不是還挺有興致地跟他在宿舍裡對唱小酒窩來著?

 

  --那時他們還沒在一起。

 

 

   很久以後,當張佳樂再想起這件事時,孫哲平正摟著他倒在方才翻雲覆雨的床上。

   「欸你那時說的是真的假的?」張佳樂趴在孫哲平的胸前,感受著胸腔的起伏和尚未平緩的心跳。

   「哪時?」孫哲平開口說話便帶動胸腔共振,張佳樂覺得臉被震得有些癢,撐起頭來眨巴著眼看向對方,「就是以前有一次去唱KTV時你說的,情歌是要唱給喜歡的人聽的。」

  「噢,你說那個呀。」孫哲平失笑,「一開始只是胡謅的,不大習慣在這麼多人唱歌唄,不過後來倒是弄假成真了。」

  張佳樂虛著眼,故作兇狠地咬了他一口,「說,你都給哪些人唱過情歌了?」 

  「一生就只唱給你一個人聽。」孫哲平撩起他的額髮,輕輕落下一吻,「只要你想,我可以為你詠唱一世情歌。」

 

 

 

 


*這跟我原本想得完全不一樣!!!我的歌呢?!

*強行安利,BGM: A Little Love -馮曦妤


评论
热度(11)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