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藺蘇】飛流別看,傷眼睛

*原本想說要開個子博放琅琊榜同人但太麻煩就算了(#)以後這邊除了放全職還會多一些其他的,不過估計還是全職為主

*藺蘇日常傻白甜放閃虐狗

*有私設

*感覺歐歐了不少吸(?

*藺蘇好萌喔,小飛流也好萌,最愛一家三口了><


 

 

 

 

  這是發生在梅長蘇仍在廊州時的一點小事。

 

 

  「飛流,小飛流你在哪兒呀?」藺晨扇著扇子,大步流星地走進梅長蘇的書房,只見梅宗主細細讀著書,對於他的到來也不多做反應,倒是蹲在一旁屏風後的影子幾不可見地顫了一下。

 

  「哎呀,不是在這兒呢?怎麼不回話呀?」藺晨收起扇子,幾步之間便來到飛流面前,小孩兒滿是不悅地瞪了他一眼,轉過身背著他坐下,還未成長的少年音聽起來有些軟,可也掩不住其中的怒意,「不在!」

 

  「嘖嘖,瞧你這小傢伙,竟敢用這種口氣跟你藺晨哥哥說話?」藺晨作勢要用扇子打他,飛流三兩下就從另一端繞出屏風,躲到梅長蘇的身後,對著藺晨吐舌做鬼臉。

 

  「小沒良心的,有了蘇哥哥就不要晨哥哥啦?」

  「不要你。就要蘇哥哥!」

 

  藺晨聽罷一扇子就要丟過去,飛流著拽著梅長蘇的衣襬,可憐兮兮地喊了聲蘇哥哥,這時他才噙著笑意抬起頭,烏亮的眸子直直看向舉著扇子的藺晨,「好了,別鬧了。飛流昨天聽見你要來便悶悶不樂一整天,吃完了吉嬸做的粉子蛋都還是不開心。」

 

  「唉你說起來我才想到,今天剛到的時候吉嬸就說沒有粉子蛋了,敢請就是你這小鬼給我吃完了?來來來,我今天不教訓你一下不行。」藺晨挽起袖子就要過去,飛流緊緊躲在梅長蘇這個擋箭牌後,惹得梅長蘇輕笑出聲。

 

  「笑什麼笑,這小鬼還不是給你慣壞的?」這一笑惹得藺少閣主更不開心了,怎麼這大的小的都跟自己做對,我還是不是你們的救命恩人了?

 

  梅長蘇看見藺晨這氣鼓鼓的模樣,笑著搖搖頭,轉頭給飛流吩咐:「去請吉嬸今晚多做道魚,記得別做辣的,藺大少爺可不愛吃辣。」

 

  飛流皺了皺鼻子,還是乖乖出去了,不過在出房門前還是朝藺晨又吐了一次舌頭。

 

  藺晨這才滿意地朝小飛流揮揮手,繼而轉身坐到梅長蘇的對面,「不錯,還記得我愛吃魚。」

 

  梅長蘇臉上掛著斂不住的笑意,低頭繼續閱字,藺晨也隨手取了本書,靜靜地同他一起看書。

 

  良久,梅長蘇突然開口喚他的名字,藺晨看的書是一本話本,正看到精彩處呢,語氣有些不耐煩地回應:「幹嘛?」

 

  「過來。」

  「嘖,叫小狗呢?」

 

  雖是這麼說,但藺晨還是挪到了梅長蘇的身側坐下,他向他招招手,意示他再過來一些,藺晨便又把臉湊近,旋即得到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好了你可以退下了。」梅長蘇回過頭,一臉正經地繼續翻著書,藺晨愣了愣,看著他冒紅的耳尖笑得不懷好意,不退反進地環住了梅長蘇的腰,貼著他的耳朵開口,「剛剛這是做什麼呢?梅宗主。」

 

  「沒什麼,覺得看書看累了休息一下而已,現在休息好了,你已經沒用處了,退下吧。」梅長蘇偏著頭想躲過藺晨吐出的氣息,可無奈他已經被他圈住逃不開,溫溫的鼻息灑在脖頸間,惹得他面色又紅上幾分。

 

  「這可不行,我堂堂琅琊閣藺閣主可是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說著,便又探頭過去,用唇輕輕含住了梅長蘇那通紅的耳尖,甚至還伸出舌頭舔了下,他羞紅著臉要拉開腰上的那條手臂卻怎麼也拉不開,藺晨還死皮賴臉地黏上來,整個身子貼著自己,這下梅長蘇是真的懂了何謂「自作孽不可活」。

 

  「好了你這樣我怎麼看書?」

  「方才讓我過來的明明就是長蘇你呀,呵呵。」

 

 

  黎綱站在書房門口,用雙手摀住飛流的眼睛,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別看,傷眼睛。」

 

  「喔。」今天的小飛流難得乖乖聽了一回蘇哥哥以外的人的話。

 

 

 

*光棍節快樂ya>.<


评论(7)
热度(63)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