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雙花】脫團狗發光發熱才不怕寒流呢

* @双花深夜60分 

*CP:孫哲平X張佳樂

*TAG:寒流

*雙性轉注意、雙性轉注意、雙性轉注意,名字沒換

*雙性轉所以OOC在所難免(被毆

*有點那啥的隱晦描寫 隱晦的 嗯(。

 

 

 

 

 

  「啊,下雪了。」

 

 

  張佳樂將幾縷散落的髮絲勾回耳後,又把圍巾往上拉好遮住那張凍得通紅的臉,末了又將白皙雙手交叉夾進腋下裡,在原地跳啊跳的以驅趕寒意。

 

  「好慢啊。」她小聲的嘟囔著,眼看落雪似乎越來越大了,她正思索著是不是該打通電話給對方時就看見那人撐著傘朝著自己小跑步過來了。

 

  「孫哲平!妳太慢啦!」紅通通的鼻尖蹭出圍巾,話吐出口便成了一團團白霧,但這並不妨礙孫哲平看見那雙晶亮亮的眼。

 

  「抱歉。」她的語氣帶著笑,手一伸便把張佳樂攬進懷裡,今天對方穿了一雙高跟的馬丁靴而自己則是平底的運動鞋,五公分的身高差瞬間就被抹平了,張佳樂開心地拿她冰涼的鼻子去蹭孫哲平的鼻尖換來她一個溫柔的親吻。

 

  「上去吧,別繼續在這兒受凍了。」孫哲平拉過張佳樂的手,微微皺起眉頭,「你怎麼又沒戴手套,凍傷了怎麼辦?」

 

  「不小心就忘了嘛……」張佳樂垂著眼,看著孫哲平隔著褐色手套緊握住自己裸露的左手,開始在心底畫起一朵又一朵的小花,瞧見她這樣開心的模樣孫哲平也無法再繼續責備她,縱使她根本不知道對方到底是為了什麼能樂成這個樣子。

 

 

  兩人一回到公寓裡孫哲平便把傘拿到陽台晾著,張佳樂則是在事先開好暖氣而暖烘烘的屋子裡飛快地脫了鞋子、外套然後鑽進孫哲平的被窩裡,所以當孫哲平回過頭時,就看到一個把自己裹成壽司只餘下一條小尾巴露在外頭的張佳樂,她有些好笑地揪了揪那棕紅色的小馬尾,「說吧,妳怎麼想到要來北京了?不是跟妳說過今天寒流來的嗎?」

 

  「就是寒流了才要來呀!」張佳樂掙扎著把自己的小臉蛋擠出來透透風,甜美的杏仁瞳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寒流來了就肯定能看到雪啦!在昆明都看不到雪的。」

 

  「……妳呀。」孫哲平被自己這個天真浪漫的女朋友弄得有些無語,她刮了刮她的鼻子,「那今天看到雪了,開心了沒?」

 

  「還沒呢還沒呢,現在雪還下得不夠厚呢!我還要堆雪人跟打雪仗!」張佳樂蹭開棉被捲的桎梏,像個初次看見雪景的孩子一般興奮,臉上滿溢著歡欣的色彩。

 

  「好,都聽妳的。」孫哲平伸手摘去了她的髮圈,早就被張佳樂蹭亂的一頭棕髮頓時變得更加慘烈了,「只要妳不怕被凍成狗就陪妳去。」

 

  「才不怕呢。」張佳樂也不甘示弱地蹂躪起孫哲平那一頭烏黑的秀髮,於是兩人開始互相折騰起對方的頭髮,玩一玩又拿起手邊的武器開起了一場枕頭大戰,好幾次張佳樂都被拍得差點滾下床,但孫哲平也沒有討到多少好處,兩人戰得天翻地覆,直到張佳樂被孫哲平抓著腳撓癢癢,撓得她又哭又笑地求饒才罷休。

 

  張佳樂笑到全身無力,索性趴在孫哲平身上喘氣,還把臉埋進了人家胸前的兩團軟肉之間,「嘖,胸大就是好,埋起來舒服。」

 

  「我胸大好的可是妳呀。」孫哲平一個翻身把張佳樂壓到身下,就著這姿勢上下打量了下,然後帶著一種不懷好意的笑揶揄道:「就妳這小A,我可沒這福利嚐了。」

 

  「怎麼?不滿意了?不滿意也不准妳退換貨!」張佳樂故作兇狠地朝孫哲平的唇啃去,可真到了人嘴邊動作反而溫柔下來了,孫哲平也細細回應著對方的吻,進而慢慢奪過主導權,張佳樂被親得七葷八素,等到回過神,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退去一半,一部分是自己無意間蹭掉的,一部分是孫哲平有意脫的。

 

  「妳現在這是想幹嘛呢?」張佳樂抬手輕撫過孫哲平的腰側,被指尖劃過的地方燙得就像是要燒起來似的,意亂情迷的眼裡帶著點危險,「我明天還要去玩雪呀,妳別作怪。」

 

  「不是作怪,」孫哲平捉著那隻在自己身上作亂的手往張佳樂的小胸前帶去,「只是想起上次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揉胸部可以讓胸部變大,想試試看罷了。」

 

  「誰不知道妳揉一揉肯定又會摸到別的地方去了。」張佳樂笑罵道,可卻也沒有阻止對方,墨黑與棕紅的髮絲交織在一起,女孩子軟糯的嬌噌與喘息聲重疊,在這寒流來襲的夜裡,她們光潔的肌膚卻在相觸後變得火熱,淡淡的粉紅色覆上她們的面頰與身軀,熱氣蒸騰。

 

 

  最終,張佳樂還是成功拖著孫哲平去堆雪人了,不過,那都是隔天午後的事情了。

 

 

 

 

*我什麼也不想多說(掩面逃


评论(2)
热度(9)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