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雙花】說說那對跳牆殉情的高三狗

*標題長得很聳動但其實與內文不符(#

*上次在噗浪偷開的點文 @一塊深井冰(? 

*高中生趴囉,點的梗是翹晚自習

*期末將至,手感&邏輯都餵狗了(。

 

 

 

 

  高三狗的日常生活便是:吃飯、讀書、吃飯、讀書、吃飯、讀書、吃夜宵、讀書、睡覺,每天都恨不得把一天24小時拆成48個小時用,而張佳樂和孫哲平也是跟隨著大部隊被時間驅趕著跑的兩隻高三汪。

 

  不過不管再怎麼緊迫痛苦的日子,學生們總是能替自己找到些偷閒偷樂的法子,比如食物爭奪戰、比如課間的腕力比賽、又比如--翹一次晚自習。

 

  而距離張佳樂上一次翹掉晚自習已經過去要整整兩周了,孫哲平有些心不在焉的轉著筆,老師站在講台上說得口沫橫飛手中的粉筆也沒有停下過,坐在前桌的張佳樂時而看像黑板時而低頭抄筆記的動作讓繫在後腦的小馬尾跟著一晃一晃的,孫哲平想,大概就是今天了吧。

 

  「大-孫--!」果不其然,等老師離開教室後,張佳樂便轉過身來,一掌拍在他還沒來得及收拾的課本上,特別大聲,讓他不知道該先心疼自己的課本還是張佳樂的手。

 

  「幹嘛呢?」孫哲平明知故問,一邊收拾著自己的鉛筆盒,以免張佳樂等等又一個激動禍害到自己。

 

  張佳樂繼續把桌子拍得啪啪作響,「我不行啦!這種地方真特麼不是人待的!我要--」

 

  「翹晚自習了,我知道。」接下張佳樂的話,孫哲平按住張佳樂的魔爪,「先去吃上次那間麻辣燙再去網吧?」

 

  「我還要去麻辣燙隔壁打街機!」張佳樂的表情有些小得意,身為其同桌的黃少天看著表示滿滿得不屑,「世風日下啊,張佳樂你當著學習委員的面說要翹晚自習這對嗎?居然還都想好要翹去哪裡玩了,去吃麻辣燙還不揪!不但是目無王法還完全沒有同學愛!像你們這倆人應該要嚴正的撻伐、驅逐、流放!你說是吧文州?」

 

  張佳樂轉頭就對著黃少天翻了個大白眼,孫哲平則是把自己的課本拯救出來扒拉了兩下確定它身無大礙之後對著隔壁的喻文州開始施行賄賂,「下禮拜一幫你去買街口那間的白斬雞便當。」

 

  「嗯…我想我應該做個稱職的學委。」喻文州眨著眼,露出一個特別純良的表情。

 

  「兩次。」

  「行吧。」

 

  達成協議的兩人互敲了一下拳頭,於是咱們“稱職”的學習委員喻同學就這麼看著兩人飛快地把桌上的東西掃進包裡後又歡快地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溜出教室了,黃少天嘖了聲,從抽屜裡摸出數學習題本竄了孫哲平的位。

 

 

 

  兩人本想著要偷偷混在學弟妹之中偷溜出校門,卻不料今天負責在校門口站崗的教官是他們班的指導教官,肯定認得出他們兩個,這下可犯難了。張佳樂送給孫哲平一個哀怨的眼神,孫哲平思索一會便領著人跑到學校裡某個人煙罕至的小角落。

 

  「平時走這的人不多,」孫哲平單手就把書包拋出圍牆外,然後小跑、蹬牆,長手一勾腳一踩,沒兩下就攀到圍牆上了,他跨坐在上頭,帶了點挑釁地回頭看著張佳樂,「爬牆會不?」

 

  「怎麼不會?」張佳樂也不甘示弱地把書包丟過去被孫哲平穩穩地接住,他向後退了幾不然後奔向前跑著上牆,雙手一撐便也把自己給撐上牆頭了。

 

  孫哲平吹了個口哨表讚美之意,「行了,走吧。」說著便抱著包跳下去了。

 

  落地後孫哲平只把包包甩到一旁,人卻是沒有要走的意思,他張開雙臂對著上頭的張佳樂喊:「跳下來吧,我接住你。」

 

  張佳樂失笑,「又不是女孩子,還需要你接嗎?閃遠一點,小心我撞到你。」

 

  但孫哲平仍站在那不屈不撓的舉著雙手,眼神對峙了幾秒後張佳樂先行投降,「我最近胖了,看我不把你壓扁。」

 

  「不怕,你胖成球也有我要你。」孫哲平揚著嘴角,看著張佳樂縱身一躍撲向自己,下意識地一手摟腰一手護住他的後腦,卻又被這衝擊力撞得踉蹌,最終仍是站不住腳向後倒去,不過倒也沒磕得多大力,張佳樂的右手墊在自己的腦後,兩人就著這擁抱的姿勢在路邊躺了好一會,最後雙雙爆笑出聲。

 

  「你這可真是胖了不少,真被你壓扁了。」孫哲平伸手要去掐他的腰,被張佳樂麻溜地往旁邊一滾躲過了攻擊,側躺在一旁看著他,「欸?說好的胖成球也要愛我的?自己養的球別自己接不住啊。」

 

  「是是是,行了快起來吧,地上冷。」孫哲平拍去衣上的灰塵,又把倒在地上的張佳樂拉了起來,「走吧,去吃麻辣燙。」

 

  「好咧!」張佳樂裂嘴一笑。

 

 

 

  高三生活再怎麼難過,有你陪伴,足矣。

 

 

 


评论(1)
热度(20)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