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藺蘇】白頭

*藺蘇+飛流,真的好喜歡一家三口(*゚∀゚*)

*然而這是一把簡短的刀(捂臉

*算是段子,或是當成很短的短篇(。) 好久以前寫的,原本想再加點字寫長一點發,但看了看覺得再多寫就不美了,於是還是就這樣發了(・´ェ`・)





  三月之期至,梅長蘇命喪梅嶺。這是他第一次看見藺晨哭泣的模樣。


  飛流看著藺晨緊緊地抱著閉著雙眼的梅長蘇,從緩緩落淚到嚎啕大哭,他想不懂,藺晨哥哥不是最討厭別人吵蘇哥哥睡覺了嗎?他這樣不會吵醒蘇哥哥嗎?


  滾燙的淚珠是無色的血,一滴滴地落在梅長蘇緊閉著的雙眼上,卻一點也燙不醒他。


  喔。飛流突然懂了,蘇哥哥這次睡著以後就不會醒了,再也不會了。


  飛流走上前,輕輕環抱住藺晨,一手輕拍著他的背,就像蘇哥哥曾經在無數個不安的夜裡對他做過的那樣。


  但是藺晨還是在哭,好似要把這一輩子的淚水一口氣哭完。


  怎麼辦呢?他安慰不了藺晨哥哥。飛流看著藺晨懷中梅長蘇安穩的睡顏突然覺得也好想哭。蘇哥哥,快醒來,藺晨哥哥哭了,安慰不了,飛流也要哭了。


  「嗚…嗚嗚…」眼淚終究是止不住的。



  再之後的事飛流也記不清了,只苦了一直守在帳外的黎綱和甄平把哭得迷糊的兩人分別扛回他們自己的床位上。


  醒過來時,飛流第一時間就又奔向梅長蘇的床榻。是了,他和藺晨作為梅長蘇的親兵,自然是被安排在梅監軍的帳篷裡的。可現在那個位置空蕩蕩的,哪裡有梅長蘇的人影呢?


  他回身跑去藺晨那裡,只見人早就醒了,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雙眼失神,還有一頭退盡了墨色的白髮。飛流想到之前蘇哥哥給他講過一夜白頭的故事,但他現在才知道,這白頭不一定是急出來的,還可能是哭出來的。


  他走上前,在藺晨的身側坐下,終於換得對方一個眼神,藺晨伸手去拉飛流的手,這一次他沒有躲開,只是任著對方,看他幾度欲言又止、看他眼眶裡閃爍過的回憶,最後只聽到他輕嘆一聲,「飛流呀,從今以後,只剩下你和我了。」


  「嗯。」

  「難過嗎?」

  「嗯,想蘇哥哥,你也想。」


  「可再怎麼想,蘇哥哥終究是不會回來了。」藺晨自嘲般的笑了下,而後又垂下嘴角,「對不起呀飛流,明明說過有我不死的……明明你是那麼相信我的。」


  看著藺晨悲慟的模樣,飛流把手輕輕蓋在藺晨的眼上。


  「不要對不起,不哭。」


  「嗯,不哭。」藺晨也把自己的手覆上飛流的手背,壓回了最後一滴淚。



  --不要對不起,因為再多的對不起也換不回梅長蘇一口氣;不哭,因為有個人希望他們能一輩子平安喜樂,縱使那人已經不在這世上。







*以下話嘮lo主的一點兒小廢(告)話(白):

沒記錯的話我是去年十月開始看瑯琊榜的,看完第一集之後立馬站定藺蘇,一直到看完全劇仍初心不改(?)的筆直的站在藺蘇坑裡。去年雙十一的時候寫了自己的第一篇藺蘇短篇,中間一邊不斷的吃著眾太太的糧一邊開開腦洞,雖然因為一種叫做惰性的東西導致這些腦洞都還在腦裡出不來(。) 一直到今天,每每點開藺蘇tag看見太太們發的,或是圖或是文、或是磨刀或是發糖、或是短篇或是連載,無論是什麼,看見了總是覺得開心而滿足,覺得藺蘇果然是如此美好的一個cp,看!有辣麼多人都跟我一樣愛著藺蘇呢!(,,・ω・,,) 雖然多少還是會發生糟心的事,但依舊有人會不屈不撓的愛著藺蘇、不屈不撓的發著糧,身為一個專注點小紅心一萬年的潛水黨,想給所有藺蘇的文手繪手太太小透明們說聲謝謝,謝謝你們願意愛著藺蘇,大大的麼麼噠一下(*ˇωˇ*人) 還有每天替我們整理tag的主頁君也辛苦了!感謝你!(比心)

*以上!(害羞的捂臉逃跑

评论
热度(18)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