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邱喬】炎炎夏日

*灣家2016全職高手only《榮耀歸來》無料場後釋出。

*小說《全職高手》衍生同人,CP:邱非X喬一帆

*原著向,有私設

*試圖使用倒敘法,但可能有點不成功(。

*大致上是個講述邱非如何頓悟然後頓悟後馬上告白的故事(?


  今年H市的夏天特別難耐,日最高溫一度突破攝氏38度,天氣又熱又悶,偶有之的徐徐微風拂過臉龐都是溫熱的,可偏偏在這麼個日子裡嘉世戰隊新據點的小區整個跳電,一時半會好不了,於是夏仲天下了赦令讓一幫小伙子們暫時停了訓練趕緊出門逃難去,自己倒是認命地坐在敞開通風的門前一邊搖扇子一邊守著。

  邱非是最後一個離開的,出來的時候夏仲天已經熱得把襯衫都脫了就剩一件白背心,下半身的褲管也已經捲到膝上了,邱非向自家老闆打聲招呼便也走了。其實他滿想勸老闆也趕緊找個地方避暑,但總得有人看著電什麼時候能來,而這個人顯然就是夏仲天。

 

  走到站牌下時前一輛公交車才剛走,邱非也不著急,從口袋裡摸出耳機戳進手機的孔裡,輕點幾下優柔的樂曲便緩緩流進他的耳裡,比起各色流行樂,邱非更喜好沒有人聲的純音樂,生氣的時候聽交響樂,開心的時候換聽純鋼琴,難過的時候可以來點古箏和二胡,什麼都沒在想的時候就點隨機播放。這習慣是另一個人教給他的,曲子的檔案大多也都是他給的,邱非抿起嘴,思考起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跟他親近,又是什麼時候開始跟他有了一樣的習慣。

  可惜就在他快要捉住回憶的尾巴時就被眼前慢慢停下的大車給打斷了,邱非麻溜地鑽上車,眼明腳快地佔據了碩果僅存的最後一個位置,把一路提著的紙袋子擱在腿上。車門關上了,車上有一群結伴出遊的女孩子,大概是要去西湖,討論起來嘰嘰喳喳的,邱非有些不耐煩地挑高了音樂的音量,他不是坐在靠窗的位置,只好盯著腿上的白色紙袋放空。

 

  這趟出行的目的地得跨越大半個H市才能到,有大把的時間讓他繼續方才的尋找回憶之旅,可邱非這回又想起別的事了,他整了整紙袋,裡頭放著的是另一人的衣服,這是上次見面時他借給他的,那次碰面是在一個小巷裡的咖啡廳,是兩個少年的秘密基地之一,那裡的檸檬派特別好吃,雖然對方更喜歡他們的水果塔,但邱非更嗜酸一些,他們當時就是點了一份檸檬派和一份水果塔,還有一壺熱的大吉嶺紅茶,而這一次愜意的小小奢華的下午茶的代價是一場淋成落湯雞的大雨,兩隻小雞崽猝不及防地濕了渾身,只好先到稍稍年長的那隻雞崽的宿舍去收拾一下,這袋衣服便是那時候跟他借的而現在他正要去還,衣服他洗過了也曬過了,上頭沾滿著淡淡的洗衣精味和曬過太陽候暖暖的味道,還有一股若有似無、獨屬於他身上的味道--倒也不是汗臭味,邱非說不太上來,是一種淺淺的、令人心安的味道。

  總覺得自己像個變態似的。邱非忽地回過神,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想法有多不妙,他尷尬地摸摸鼻子,臉上有點燒。

 

  車還在跑,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大段距離,手機裡的音樂轉跳成了久石讓的鋼琴組曲,邱非又一次地陷入沉思,說起來自己是怎麼會開始跟他相約一塊去吃甜品呢?明明自己以前對甜食也沒怎麼偏愛。邱非一邊思考一邊無意識地捲著耳機線,是呀,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這一切還得從QQ上說起,一開始兩人的對話框裡全都是些榮耀的討論,從戰術到技術,偶爾還會夾雜著一點八卦軼事,但畢竟雙方都不是喜歡八卦的人所以並不太多,扣除掉例行的寒暄後,一串下來密密麻麻地全是正經話,這讓偶然路過看見的聞理不住吐槽,「這哪裡有年輕人的樣兒呢?」

  後來這人就趁邱非被叫出去商量事情時,偷偷摸摸地篡位盜號,披著自家隊長的皮、打著幫助隊長與他人建立美好的友誼橋樑的名號,悄悄地戳開了對話框。

  「邱非你被盜號了?」可惜三兩句就被識破了,聞理倒也不太介意,就著隊長的號繼續跟人聊起來了,所以當正主回來時就看見聞理亮出一口白牙對著自己比了個大拇指,邱非感到一陣不明所以。

  「隊長我已經成功幫你開啟友誼的大門啦!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你下次再這樣就換我們友誼的大門要被關上了。」

 

  邱非回到位置上,其實他們也聊得不多,不外乎是血型、星座、身高、體重、興趣、專長等等。嘖,怎麼搞得跟聯誼似的。邱非暗暗地在心裡給聞理翻了個白眼,在對話框裡打上「回來了」後卻仍是順著聞理方才的話題繼續聊,結果不料最後對方不小心就自爆了愛吃甜食這件事。

  「愛吃甜點的男生果然很奇怪吧?」

  「不會的,我也喜歡吃甜食」

  神使鬼差地,邱非回了這麼個答案,他自己也不清楚會這麼答究竟是要顧全對方面子還是自己想藉此圖些什麼,但對方顯然不曉得他肚子裡的那些彎彎繞繞與糾結,偶然間發現原來同伴離自己這麼近讓他給樂壞了,於是他極其興奮地向邱非講述他在H市裡探訪過的、或是過去在B市曾經嚐試過的店家和各款甜品,飛揚的文字泡不停地往外冒,邱非看得有些眼花,他努力地應答著,最後卻稀里糊塗地就應下了下午茶約會的邀約,邱非撸了把自己的頭髮,決定跟聞理借幾天他那本H市巷道美食攻略筆記來好好惡補下。

  自那之後他們倆便不時相約出來,其實人早在第一次的聚會時就看出來其實邱非對甜品並沒有研究,但他自己堅持仍要繼續邀約下一次的下午茶。

  「我可以現在開始對甜點有興趣啊。」這話說得理直氣壯,對方也不好再反駁什麼,只好約定下一次讓他多請邱非一杯飲料當作感謝。

 

  邱非收起耳機,跟著前面的人慢慢擠下車,外頭艷陽高照,方才車上雖然人多悶熱但總歸是有冷氣的,現下皮膚直接曝曬在紫外線之下,熱辣辣的,額上剛冒出的汗珠彷彿馬上就又要蒸發掉。邱非不急著去找人,他先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個貓罐頭,而後慢悠悠地晃進旁邊的小巷裡,巷子裡有一隻長得特別胖的三花正懶洋洋地窩在矮牆頭上,聽見聲響也僅是抬頭睨了他一眼便又趴回去,反倒是邱非頂有興致地跟他打了聲招呼,「早安呀,喵大爺。」

  “喵大爺”是附近的孩子們給牠取的名字,原因已經不可考了,估摸著跟這圓滾的體型和老頭兒般的臭脾氣脫不了關係,邱非開了罐頭擱在喵大爺面前,這位大爺面對吃得倒是挺矜持,不疾不徐、慢條斯理的,如同一名富有教養的紳士。邱非看著覺得莫名好笑,伸手呼嚕了一把毛,結果被瞪了眼,警告似地用貓掌拍兩下那隻做惡的手,如果今天沒有拿罐頭來供養估計就是不收指甲的了。

  想來第一次和那人有比賽外的接觸也是在這裡。邱非突然地憶起。那是在葉修前輩第二次宣布退役那天,許是心理作用,當天的陽光比今天還更令人晃眼,他已經忘了那時是怎麼來到興欣網吧的,退役記者會的直播剛結束,網吧前聚集了一群不甘的粉絲們,不甘他為什麼又一次忽地消失了,鐵門緊閉著,大約是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狀況。邱非被擠到人群之中,他無措地杵在那,被四周的人推得搖搖晃晃地,一些不太理智的話語伴隨著怒吼聲和哭泣聲不停地傳近耳裡,焦慮不安的情緒越來越濃重,上一次他還能無視耳旁那些流言蜚語,堅定地相信著他一定還會回來,可這次呢?

  邱非不知被誰撞倒在地,紛亂的人們無心去關心他,甚至差點踩到他,週遭氣氛愈發地火爆,他狼狽地爬起來逃走了,毫無目的地在人行道上衝刺奔跑,最後累倒在這個小巷裡直喘氣,喘著喘著淚水也就出來了,他知道他的老師這次是真的要離開了,他沒有留下來等他長大,賽場上再也見不著他的身影,無論是做為隊友還是對手。邱非覺得他的胸口難受得像是要被撕裂了。說好的場上見呢?他甚至還沒有正式被編入職業選手名冊中,前輩就已經淡然地將自己的名字從中摘除掉了。

  --他永遠無法有機會與他一起站在這個舞台上。

 

  「邱隊?」小巷來了第二個人,他花了點時間才認出那是興欣的鬼劍,對方似是發現了自己臉上還未乾涸的淚,撞見了人這麼狼狽的場景令他面上有些尷尬,邱非對此反倒是毫無反應,他現在腦子裡一團亂,根本沒有多餘的氣力去思考。他無力地靠著牆坐下,對方見狀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坐下了,還從手上提著的袋子裡拿出一罐飲料遞過來。

  「喝點東西吧。」柔和地關心總是讓人拒絕不了,邱非接下飲料後直接打開了喝,入口之後才發現是檸檬味的汽水,他輕聲道句謝謝,那人只是微笑,然後坐在一旁靜靜地陪著,等他一口一口解決掉那罐汽水,最後帶著他到附近的公車站送他離開。

 

  明明是那麼糟糕的初遇,但卻成了一個頂好的緣份。邱非突然很感謝上天選擇是讓那個人看見自己最脆弱的一刻而不是其他人。

  他的生命開始與他有所交集,然後漸漸充滿屬於那個人的痕跡,他的存在開始融入自己的血肉之中,呼吸間夾雜著彼此的笑聲、回憶、氣味,這就像毒藥,危險致命卻又美好得令人窒息而無可或缺,一旦習慣了便完全戒不了。

  既然戒不了,那就繼續自甘墮落吧。邱非拿起手機,剛要撥出時就剛巧聽見他的聲音,那人正站在馬路的另一頭朝著他揮手。邱非勾起笑容小跑著奔了過去。

 

  這一天陽光正好,你穿著一件白襯衫,而我只想對你說

 

  --「喬一帆,我喜歡你。」




*無料通通發完啦,感謝大家拿取了這份無料>.<特別喜歡這個紙質,隨便弄弄的陽春封面一瞬間都變得高上大了(自己說) 第一次出無料,希望大家能夠喜歡m(_ _)m

评论
热度(24)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