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藺蘇】夢,非夢

*灣家2016琅琊榜only《歡迎光臨江左樂園》無料場後釋出。

*電視劇《琅琊榜》衍生同人,CP:藺晨X梅長蘇

*嘗試裝逼寫個莊周夢蝶蝶夢莊周夢境現實混雜一體的故事……然後大概是沒成功(。




  梅長蘇是在一聲驚雷中兀地清醒過來,他止不住地顫抖著,夜裡外頭下著滂沱大雨,房裡的空氣悶得令人幾乎要窒息,腦門上一片汗涔涔的,上衣也被汗水浸濕,分不出來到底是被夏夜熱出來的汗還是被嚇得直盜冷汗。

  過了片刻,他總算是慢慢冷靜下來了,他鬆開緊咬下唇的齒,緩緩吐出一口氣,梅長蘇真沒想過自己能夠再次睜開眼。北境三月,他熬盡了此生最後的心血,安排妥了給每一個人的信,就為了能夠安心地飲下那碗孟婆湯,可藺晨不肯,他猶記得對方身上一天濃過一天的藥味和一碗續一碗往自己帳裡送的黝黑藥汁,他也曾勸過藺晨,但藺晨僅是緊了拳頭又鬆開,然後咬著牙向他說道:「我只是想救我的朋友梅長蘇,還請林將軍莫攔阻。」

  是呀,是我親手將梅長蘇抹去了,我又有什麼資格勸他呢?但是當他看著藺晨抱著他漸冷的身軀紅了眼眶,不斷地哀求著要他別死時,他還是忍不住想對他說:放下我吧,藺晨。你不該為了我哭泣,我只想你繼續做那個瀟灑不羈的藺少閣主,我只想你這一生平安喜樂。

  可他終是連說話的氣力都沒了,他在藺晨的懷中闔眼前不住地想,如若真有來生,待他完成許給霓凰的那一諾後,他必定要在下一世找到藺晨,還盡他今生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還他一句“我愛你”。

 

  他感受到自己的胸口還有震動,他的血還是熱的,他還活著。梅長蘇想他幾乎就要哭了出來,可此時又一道雷劈下,閃光撕裂了天空也在一瞬照亮了原本昏暗的房間,梅長蘇的臉色瞬間蒼白了下去。

  這裡是哪?這是他現在最大的疑惑,他身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他不在琅琊閣、不在廊州,甚至不在金陵,房間的格局很小,至少比他待過的都小得多,房裡的擺設品也很奇怪,都是他所未曾見過的,他現在身上的衣著也並非大梁的服飾,手臂與雙腿大多都暴露在外。梅長蘇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這是一個未知的地方,他緩緩將自己挪下床,躡手躡腳地走到大約是門的木板前,原想著要研究如何由此逃脫,卻不料身體比腦袋先有了動作,手握住門板上的金屬球並施力旋轉,門就這麼被打開了,他無心思考方才自己的反常,他望著的仍是一片漆黑,他壓住顫抖的慾望,猶豫再三,最終還是邁出去了,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想辦法與江左盟或是琅琊閣連絡上,他必須回到藺晨身邊,好不容易又一次活下來了,他想他無法忍受沒有藺晨在的新生。

 

  外頭比方才的房裡要更亮一些,但依舊只能看到一團團模糊的黑影,梅長蘇發現有另一個房間的門板下透著光,大抵是有人在的,他想悄悄地潛到房門附近,卻無奈實在太暗了,一不小心就撞倒東西,乒乒乓乓摔了滿地,房裡的人定然也有聽見聲響,梅長蘇躲入微弱月光照射不到的角落想著要藏起自己的身影,卻不料視野忽然間就明亮了起來,他猛地抬起頭,那個他心心念念的人猝不及防地撞入眼中。

  「長蘇?」藺晨一手按著牆上的鈕,看見他的一瞬表情有些愣,「怎麼醒了?被雷吵醒的?」

  梅長蘇見到來者是藺晨也很感到訝異,可他下一秒便如著魔了一般向對方跑去,他小心翼翼地碰觸藺晨的臉,又摸摸他的雙手,好似在確認些什麼,他的聲音裡帶著些微惶恐,「藺晨你沒事,我也沒事。」

  藺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瞧見那人一副擔心後怕的模樣,他還是放低了聲音,輕輕攏住他的雙手,「當然沒事呀?突然間怎麼了?」

  「藺晨我們快逃出去,我們回琅琊閣好不好?」梅長蘇反握住藺晨的手,力道不小,甚至有些隱隱生疼,他很害怕,根本止不顫抖,他現在只盼著能快點離開這裡。

  「逃?琅琊閣?」藺晨瞅著人一臉認真的模樣覺得有些好笑,「長蘇你是不是睡昏頭了?」

  梅長蘇被藺晨的反應弄得有些糊塗,仔細一看,發現藺晨也穿著同他一樣的奇裝異服,頭髮也變短了,只到肩膀下一點,鬆鬆地被他束在腦後。梅長蘇覺得腦中有些混亂,這模樣實在奇異可他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彷彿一直都是這樣的,他又去回想藺晨一直穿著的那套水藍色袍子,卻發現很多細節他都想不起來了,唯有最後那雙通紅的眼睛真切得讓他心痛。梅長蘇有些恍惚,他想起來了,現在是 2016 年,他和藺晨在上海一起買了一間房,藺晨是個自由攝影師而他是個大學教授,他們今早還在討論這個暑假要出國去哪玩,藺晨在整理前一陣子替雜誌社拍的照片,數量有些多所以他正在書房熬夜趕工。現在這裡沒有金陵、沒有琅琊閣、沒有江左盟,他也不曾是少帥林殊,他的父母健在而且就住在同一個小區裡,他不是皇親國戚,也沒有姓蕭的親戚。藺晨並不懂醫,他們是高中認識的,後來自然而然的談了戀愛,花了兩年時間讓雙方家裡都同意了之後,去年在瑞士辦了場簡單的婚禮,他們左手上還有刻著彼此名字的婚戒。沒有戰爭沒有權謀,現世安好。

  「可是那個夢......」回到現實的梅長蘇對於方才的夢境仍感到後怕,他把那冗長而真實的夢境告訴藺晨,十九年光輝明亮卻沒有他的少年林殊、漫天大火的梅嶺地獄、背負著赤焰軍七萬冤魂的碎骨拔毒、地獄歸來的惡鬼梅長蘇的十四年、在北境最後的三個月,這一切實在太過於真實了,讓他幾乎以為自己就是那個梅長蘇了,他忍不住感到恐懼,那個梅長蘇怎麼能夠、怎麼忍心離開藺晨呢?他抱住藺晨,額頭輕靠在對方的肩上,說到最後甚至有些哽咽,身體微微地顫抖著。

  「長蘇別怕,我在這,你也還在,我們都在。」藺晨回抱他,一手拍著他的背,像在哄孩子一般,在他耳畔不斷的唸著令人安心的咒語,懷中的人也漸漸不再顫抖,吻輕輕落在梅長蘇的額上,成功撫平了他心中最後一點焦躁不安,藺晨用鼻尖去蹭他的臉頰,「你先回房裡,我收拾一下就去陪你睡了,好嗎?」

  「好。」受驚的孩子乖順地點頭,在離開之前又央著索了一個吻。

  藺晨目送他一晃一晃地回到房間後,他回過頭存檔關機並收拾起自己凌亂的桌面,不料卻碰落了東西,銀環墜至地面後順著力滾到了牆邊才止住,藺晨愣了下才想到要撿起來,他用拇指婆娑著銀手鐲上的刻痕,那是幾乎要被磨平的火焰圖騰和林殊二字。他取出放在書櫃深處的木盒子,把手鐲同一支青玉笛和一把陳舊的摺扇一起封存在心底的角落。

 

  究竟是莊周夢蝶亦或是蝶夢莊周?

  ——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至少每一個故事裡,都有你在。





*大概是因為生長在一個沒有戰爭的年代與環境,所以對於結局那時梅長蘇選擇了林殊和家國大愛而放棄了與藺晨、飛流一起活下去的決定,理智上能理解但感情上卻不能接受T.T 所以私心這一世讓梅長蘇對藺晨愛得更深一些,深到會恐懼離開對方的那種(?),難免有些OOC,還望見諒⊂彡☆))д`)

评论
热度(18)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