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邱喬】唯一解與維納斯【2016喬一帆生賀】

*《全職高手》衍生同人,大學AU,BL向,CP:邱非x喬一帆

*第三年替my天使一帆慶生了,雖然文筆貌似沒進步多少(。)但愛一帆的心也一直沒變(,,・ω・,,)

*之前幾度以為自己要從邱喬坑裡脫出了,但總是放不下這塊心頭肉,果然還是好愛好愛邱喬呀(´▽`ʃ♥ƪ)

*沒趕上早上10:07所以定時在晚上10:07,dear一帆,生日快樂!

 

 



  「诶,是你?」

  「啊,是你!」

 

###

 

  邱非第一次遇見喬一帆是在夕陽下的康河河畔,他正從數學橋上經過準備返回宿舍,正巧看見那人靜靜地佇立在橋下一片離離青草之中,夕陽的餘暉映在他的臉龐,微微歛著的眼眸輕顫,似是把落在睫上的彩霞給顫了下來,也顫動了邱非的心。

 

  完了!邱非在心裡大叫,他想他找到刻在他心上那條方程式的唯一解了。

 

  邱非得鄭重澄清,他平時真的沒這麼痴漢的,這次完全是個例外,他已經趴在橋上大半個鐘頭了!太陽早已完全被地平線給吞沒,零稀的幾顆星星開始在天上閃耀,晚風微涼,可那個他還不知道名字的學長或是同屆仍舉著手中的炭筆細細描繪著眼前的康河,卻是時不時皺眉、嘆氣亦或搖頭,邱非站在橋上雖然看上去面無表情,但其實是著急著,他明天離散數學的小考還沒念呢,但他同時卻又無法停止自己痴痴盯著橋下那人看的行為,看著對方對著畫紙犯難的表情自己的心中也甚是糾結,他該怎麼去搭訕人呢?他該去搭訕他嗎?他會不會覺得他很怪?

  結果最後是喬一帆的一個噴嚏聲打破了兩人之間(微妙可以說是)僵持不下的場面,邱非不悅地皺了下眉,這人難道不曉得晚上天涼該多加件外套嗎?喬一帆本人卻是毫無自覺地摸了摸鼻子,卻忘了手上的沾染著炭漬,渾然不覺自己成了黑鼻頭,邱非見他還是沒打算收工回去,又看看天上冒頭的星星愈來愈多,猶豫了三秒還是決定走下橋去。

 

  「那個……」

  「哇啊!!」

 

  喬一帆這會兒正對著自己的畫直愁呢,哪裡想到會突然有個人聲向他搭話,他嚇得手一抖,黑呼呼的炭筆就這樣掉進黑呼呼的夜裡的草叢中。

  「……」邱非也沒想到自己忽然出聲會嚇到人,兩人頓時相顧無言,直到又一陣冷風襲來,「哈啾!」

  邱非這時才想起自己是來幹嘛的,他從自己包裡拿出一件白色的外套遞給喬一帆,「抱歉,原本只是想說天涼了看你身上沒穿外套想問問看你需不需,結果沒想到嚇到你了。」

  喬一帆有些受寵若驚地接下外套,其實他原本想拒絕的,但邱非硬是塞進他懷裡,他才要遞回去對方就已經蹲下身替他找尋炭筆了,而且經過剛剛他才意識到現在氣溫真的降下來了,光靠他身上單薄的短袖T恤還真有點撐不住,喬一帆只好心懷感激地披上外套,反正都是男生,借穿一下外套也不會怎麼樣嘛。

  不過又礙於身上的外套白著呢,萬一弄髒了可不好,喬一帆就這麼呆站在一旁看邱非忙活,想想又覺得這樣好像不大對,便開口搭話:「謝謝你呀同學,借我外套還幫我找筆,不知,呃,尊姓大名?」

  邱非被他無謂的敬語給惹得哭笑不得,「尊姓大名稱不上,敝姓邱單名非,一凡夫俗子也。」

  喬一帆聽了才發現自己好像太過拘謹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邱非謝謝你呀,不過你可真熱心助人!」

  這話說得讓邱非有點小心虛,畢竟他是帶著私心的,並不像他所說的那麼大愛,他故作鎮定地轉移話題:「沒什麼,倒是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哎呀!都忘了。」喬一帆揚起一個有些笨拙的笑容,鼻尖和雙頰被晚風拂得泛起微微的紅,一雙黑眸晶亮亮的,「我叫喬一帆,喬木的喬、一帆風順的一帆。」

  喬一帆、喬一帆。邱非把這個名字放在心裡反覆地唸,嘴裡也一邊說著話,「我是邱非,邱吉爾的邱、是非的非。」

  「邱吉爾的邱呀,那邱非你是不是唸邱吉爾學院的呀?」喬一帆雙手抱膝蹲下,他把下巴擱在上頭,眨巴著眼盯著邱非低頭的側顏看,嗯,天色太暗有點看不清,不過看上去像個帥哥,放在中西方都會有不少人喜歡的那種。

  「不是…雖然我是唸理工科但我是王后學院的……你呢?」邱非正專注著找筆,一心二用回答得有些慢,他捻起地上一塊小長條瞇著眼細細看著,應該就是這個沒錯,「找到了。」

  他倏地站起來轉向喬一帆原先站著的位置卻發現人已經不在那了,一瞬間有些茫然,而喬一帆蹲在一旁看著邱非這一串舉動,噗哧一聲實在憋不住笑,整個人就肩膀一抖一抖地蹲在地上,邱非對這莫名的笑點感到實在無奈,可看著他笑得那麼歡快,自己也無法自制地感染上笑意,兩個人一站一蹲,就在星光點點的康河畔旁莫名其妙地大笑著。

 

###

 

  「诶,是你?」

  「啊,是你!」

 

  自從上一回兩人在大晚上的笑成了倆男神經之後,邱非和喬一帆在校園各處相遇的頻率就大幅提升,邱非再一次鄭重澄清,他真的不是痴漢也不是STK,這些都真真切切的巧合,純天然非人工加工品。

  其實他倆本來就同是王后學院的學生,只是一個就讀數學系大一,另一個是藝術系大二學生,平常上課完全兜不到一塊;而宿舍也正好就在隔壁棟,只是出了宿舍後一個往西走、一個往北跑,之前沒見過面也是自然。

 

  「哎,你怎麼在這呢?」邱非剛剛還特意往門牌瞟了眼,這裡確實是他們數學系教授的辦公室呀,一個藝術系的怎麼會到這呢?

  「我是來找葉教授拿資料的。」喬一帆顛一顛手上抱著的那一堆書和文件夾以示證明,不過這下邱非更不明白了,「葉教授不是數學系的嗎?我們這學期微積分還是他教的呢。」

  「這……」喬一帆還在猶豫怎麼解釋一旁的門板就被拉開了。

  「唉,小邱你在這啊。嗯?你和小喬認識?」打開門的正是他們剛才議論著的葉修教授,他叼著根沒點燃的菸,懶懶散散地椅在門框上看著自己的倆學生畢恭畢敬地對自己打招呼。

 

  後來經過葉修的解釋邱非才曉得原來他們系上最年輕的鬼才教授不只專精於數學,雖然聽說過他還兼任物理系、化學系等其他系的任課教授,可誰能想到他還會教現代藝術啊?這落差也太大了吧?

  而葉修摸摸下巴,瞧著兩個小朋友相互朝對方拋出無奈且同病相憐的眼神,忽然想起什麼似地開口:「雖說小喬比小邱大一個年級,但真要說起來,小邱還算是小喬的師兄呢。」

  「啊?」喬一帆有些轉不過來,邱非倒是一下就懂葉修的意思了,立馬吐槽道:「我們連選修的專業都不一樣,怎麼能算是師兄師弟呢?」

  「哪不算?」葉修指了指兩人又指向自己,「這不,師父不是一樣的嗎?」

  「……」邱非實在無語但也無力和葉修辯駁,「那我是師兄又是麼回事?」

  這回倒是喬一帆先反應過來搶答,「其實我大一的時候是唸建築的,可是那時成績一直上不去,後來正好有門課的老師請產假,系上找來葉教授代課,就是在代課那段時間裡葉教授建議我轉到藝術系試試,不過我之前沒有接觸過藝術系基本算是重新來過,所以一直到這學期才轉成功。」說罷還靦腆地笑了下,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就是這樣嘍,所以小喬拜入師門的時間還比你更晚一些呢,做師兄的可要多照顧點師弟啊!」葉修伸手拍拍倆小伙的肩膀,「而來自同樣祖國的我們自然也是要相互照顧的嘛,正好我這還缺點人手,不如你們就來幫忙吧,工作不算多,時間彈性自由,時薪按大英帝國最低基本時薪計算,好伐?」

  「後面這項才是你主要目的吧。」邱喬兩人默默在心底徘腹道,倒也都沒拒絕。

 

###

 

  我們還是回歸談戀愛的正題吧。

 

  邱非雖是對人一見鍾情,但身為理科生的理智一直拉扯著他,讓他不許放肆、靜下心來觀察那個人,一見鍾情也不見得就會是自己命中註定的那個Mr. Right或是Mrs. Right,對吧?可邱非每回看見他、跟他相處,心底總有個聲音不停咆哮:「就是他!就是他!」無論是看見他偶爾有些笨拙的一面,或是鑽起牛角尖時那不管不顧的模樣,亦或是他溫和且堅定的笑容,又或者其他好的、不好的,各式各樣各方面,只要是他,那道聲音就是停不下來。

  好吧。終於,理智委屈地妥協了:他贏了。

 

  邱非開始滿校園的瘋跑,在距離十月七日結束還有兩個鐘頭的時候。

 

 

  「诶,是你?」

  「啊,是你!」

 

  邱非小跑著到喬一帆跟前,一伸手就把人抱得結結實實,「我還真怕來不及找到你。」

  喬一帆被這力道勒得暈甚至有點想吐,他今晚被班上同學們灌了不少酒,若放在平時這種場合喬一帆絕對是能避則避,可今天是他在劍橋的最後一個生日了,人生苦短,總該好好放肆一次,不過好歹還是存有點清明的,至少他還能自己找到回宿舍的方向。

  喬一帆安撫似地拍了拍邱非的背才讓他鬆開手來,「怎麼這麼急著來找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是必須告訴你。」邱非的表情很嚴肅,雖然他平時的表情本就不太嘻笑,可喬一帆感覺得出來他現在特別地認真,「跟我來。」他握住喬一帆的手,輕聲說道。

  喬一帆就這麼隨他牽著,邱非大概是顧忌著喬一帆還暈暈呼呼的,他每一步都走得特別緩慢和小心,這讓喬一帆忍不住笑,笑聲劃破劍橋晴朗而寧靜的夜空,頭頂上點點星光是來自光年外應和的歡笑聲。

  「笑什麼呢?」縱使他們已經相識相熟了兩年多的時光,邱非依舊拿不住喬一帆神秘的笑點。

  「笑我開心呀!」喬醉鬼哼哼了兩句不成調的曲子,想了想又開口說:「也笑你也開心呀!邱非!」

  「喔?你怎麼知道我開心的?」邱非停下腳步,放開了喬一帆的手,他把他留在了原地,自己三步併作兩步地奔上數學橋上。

  喬一帆這才發現他們已經走回到了他們初次相遇的地方,他用雙手在嘴旁圍成一個圈,大聲地說:「我知道你開心呀!因為我知道你!」

  「那你知不知道這裡是哪裡?」邱非同樣用雙手圍了個圈,學著喬一帆的模樣大聲呼喊。

  這問題讓喬一帆蔫然一笑,「這裡是我們第一次認識的地方。」

  「不對。」邱非故作生氣的語氣,「這裡是我第一次愛上你的地方!」

  喬一帆張了張嘴說不出話,有點驚訝、有點茫然,似乎還沒完全理解邱非剛才說了些什麼,可邱非並不打算等他,他繼續揚聲大喊:「現在,在距離你生日結束還有十分鐘的這一刻!喬一帆!你願不願意做我的男朋友!」

 

  「……」「……」

 

  而六百秒鐘漫長的等待,換來的是一對新晉愛侶在數學橋中央一個綿長而深情的親吻,在康河的見證之下交換了永不相離的諾言。是你,我的愛人!

 

###

 

  而在他們正式宣告將往後的很久很久以後──好吧,或許沒那麼久──邱非無意間向喬一帆提起他當年對他一見傾心時,心中將他比擬作方程式的唯一解,惹得喬一帆忍不住捂著嘴抑聲狂笑,邱非這下可不高興了,伸長雙手就朝喬一帆身上撓癢癢逼問對方自己是他心目中的什麼,喬一帆經不住癢,三兩下就哀嚎著求饒,最後在邱非嚴厲的目光下弱弱地開口:「因為我是藝術系的,所以就是藝術家心目中的……維納斯?」

 

  「……」這是不知道該笑該怒的邱非。

  「……」這是隨時準備要逃跑的喬一帆。

 

  最後還是邱非先放棄了,他起身走到玄關換鞋,回頭卻看到喬一帆還窩在沙發上傻愣,無奈地喚了他一聲,「一帆,出門散步。」

  「喔!」喬一帆這才回過神來,麻溜地竄下沙發朝男朋友身邊奔去,三兩下地換好鞋子,然後再自然不過地握住邱非的手,十指相扣。

 

  「出門了。」

  「嗯!」

 

 

  ──無論如何,我只曉得唯一解與維納斯,再相配不過了!

 

 


 

END



评论
热度(11)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