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企。鵝

【東歌】致生活

*靳東X胡歌,自認為自己寫得CP感沒有很重,但畢竟是帶著CP腦(?)寫出的產物,還是打了tag 😂

*標題和內文其實並沒有太大關係(。) 五個小短篇的集合體

*圈地自萌,勿擾真人。

*圈地自萌,勿擾真人。

*圈地自萌,勿擾真人。

*寫完rps的我充滿了罪惡感與羞恥感(。

 

*梗源:送錶紫藥水領帶(其實我不知道誰先拍誰後拍,也不知道領帶到底是誰的還是只是造型師給的😂)、合影家人

 




1.送錶

 

  戲裡的明台說:

  「那我要大哥手上的這隻錶。」

  「咱們家小少爺不是從來不用別人用過的東西嗎?」

  「大哥又不是別人。」明台蹶起嘴嘟囔著。

 

  戲外的靳東說:

  「這錶還挺不錯的。」

  「哥你喜歡?那這個送你吧!」

  「咱們明小少爺不用別人用過的東西,反倒是把自己用過的拿來送人了呀。」

  「大哥又不是別人。」胡歌抿起嘴輕笑著。

 

 2.紫藥水

 

  其實一開始,靳東給他泡那杯紫色飲品的時候,胡歌是拒絕的。

 

  「哥,你確定這能喝嗎?」胡歌看著眼前那一杯紫色液體,有點發怵。

  靳東不疾不徐地也給自己泡了一杯,熱水沖過茶包,散發出淡淡香氣,「放心,喝不死人。」

  胡歌一聽更不想喝它了,趕緊把杯子推得遠遠的,挪到離他最遠的那個桌角,「喝不死人那你也沒說有毒沒毒呢!這紫色看上去可不像人能喝的!」一副抵死不從的模樣。

  靳東看著覺得好笑,把杯子又放回胡歌面前,然後喝了一口自己的,「我都喝了,怕什麼呢?怎麼?不相信大哥的話?」

  「大哥又沒學過醫,你怎麼知道有毒沒毒?」胡歌又把飲料推了回去,惹得靳東大笑。

  「行行行,大哥沒學過醫,可梅宗主總該聽藺閣主的話吧?」靳東這回直接把杯子塞進胡歌手裡,「藺閣主的特調,絕對有益於身體健康,喝不喝?」

  胡歌一邊低聲咕噥著一邊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最後鼓足了勇氣灌了一大口進去,結果被苦得臉都皺成一團。

 

  「這怎麼這麼難喝呀!!哥你騙我!」胡歌大叫。

  「我只說這對身體好,沒說不難喝呀!」靳東哈哈大笑。

 

3.領帶

 

  「哥,你有沒有有點花又不太花的領帶呀?」

  「咋啦?」

  胡歌今天要在北京拍GQ的雜誌封面,昨天下午就提前到靳東家住了。

 

  「GQ那邊的人說西裝顏色深,想不要看上去太嚴肅,可我只帶了這套西裝和一條領帶。」胡歌有些無奈地舉著手上的深藍色領帶。

  靳東才剛醒,瞇著眼看胡歌睡得飛起的小捲毛在眼前晃,呼嚕了一把後把人趕進浴室梳洗自己翻起衣櫃來了。

 

  「喏,這條挺合適的。」胡歌神清氣爽地從從浴室出來時,靳東恰好將領帶挑好遞到他面前。

  胡歌瞧著上頭的白玫瑰刺繡,表情有些古怪,「哥,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靳東!你怎麼會有這麼……嗯…秀氣的領帶!」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原本想說哪個字。」靳東警告性的指指胡歌,嘴角卻抿成最近為粉絲們熱愛的一字笑,「和西裝配套的,過一陣子我也要拍,別弄髒啦。」

  「知道啦。」好弟弟胡歌乖巧地回答,眼睛瞇起像彎月,咬著下唇彎彎嘴角,笑得像隻計劃得逞的小貓。

 

  靳東越看越覺得這條領帶真適合他,「這就該給你戴,花一般的美男子。」

 

4.合影

 

  胡歌說:「我喜歡攝影。」

  靳東說:「我喜歡拍照片。」

 

  聽上去沒什麼不同,可實際上卻不大一樣。

 

  胡歌的攝影是一門藝術,講究設備、光線、構圖、技巧,最重要的是──情懷。他對他的照片很講究,畢竟處女座容不得把自己不夠完美的東西展現出去,既然要拍,那就得拍得讓自己十分滿意。

  而靳東的拍照片則是一種紀錄、是一種分享,靳東看見什麼喜歡的、新鮮的、有趣的,通通都會拍下來。烤串、飛鳥、風飛沙,什麼都拍。不講究光線、不講究構圖,隨時隨地拿出手機便能拍,偶爾自己想入鏡還會讓經紀人拿他的手機幫忙拍,有時也不為什麼而拍,只是看到了想拍而已,比如現在。

 

  胡歌看見靳東傳來的“合影”有些哭笑不得,回了他一句語音:「我一個大活人就在這呢,跟我的廣告刊版拍照算什麼?」

  「看到就想拍了嘛,何況要找你這個大活人可不容易吶,不是你忙就是我忙。」靳東也用語音訊息回他,但後頭還跟了個文字的:「咱倆的合照,拿出去有折打不?」

  胡歌看完後大笑,笑得連打字都不索利了,手機戳了好久才打完,「有有有,必須有!」

 

 

  隔兩天請胡歌代言的那間產險公司便發起與“胡歌”合照就抽送電影票的活動。

  靳東:「??說好的折打呢?」

 

5.家人

 

  「他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了我。戲裡是家人,戲外也是家人。我剛和敏濤姐說,不管是誰拿了獎,這個獎都是掛在咱們家的牆上。」

 

  典禮方結束,胡歌才剛進到休息間就被人攬住了肩頭,是靳東,那人臉上是藏不住的笑意,「這才多久沒見,這張嘴可真是愈來愈能說會道了。」

  胡歌看見許久不見的大哥也笑咧了嘴,「哥,我這可是真情實感、發自肺腑之言吶!不信你去問敏濤姐!」

  劉敏濤聞言抬起頭,看見這哥倆好便笑了,「哎呀,好了好了,靳東你腳不是還傷著呢?趕緊坐下吧。胡歌呀,趕緊扶他過來坐下呀!」

  胡歌一拍腦門,哎呀,差點忘了這事呢,攙著人小心翼翼地往邊上挪動、扶著他坐下,靳東看著覺得好笑:「唉,沒那麼嚴重,我自己能走的。」

  這話劉敏濤聽後倒不樂意了,「都傷成這樣了哪叫不嚴重呢,那天消息一出來可把我們都嚇壞了。」

  胡歌在一旁幫腔:「是呀,大哥你看你把大姐嚇得!」說完三人又是一陣笑。

 

  侯鴻亮一進門看到的便是這麼一副其樂融融的景像,他感慨:「可惜王凱趕戲缺席,不然明家四姊弟今天可就到齊了。」

  胡歌眼珠子骨碌轉了圈,「要不我現在打通視訊電話給他,這樣也算到齊啦?」

  「別吧,他不是忙趕戲呢?」劉敏濤有點猶豫,怕打擾人家工作。

  侯鴻亮拍了拍胡歌的肩膀,笑出一排牙,「沒關係,等等咱們去吃夜宵的時候多拍幾張食物發朋友圈愛特他給他看看,讓他有點參與感。」

  胡歌也笑還以一排牙,「好咧!」

 

  劉敏濤笑著搖搖頭,看見一旁的靳東也是笑彎了眼,低聲喃喃:「只要能相聚,自然哪裡都好。」

 

 

 

*最後祝靳東男神生日快樂>o<


评论
热度(27)

关于我

灣家人。
同人文堆置區。
CP雜,每篇標題都會做TAG防雷。
© 一隻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